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鬼影重重之学校,校园恐怖之桑树恋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泣血千纸鹤

致命的整容,恐怖旅馆

一个星期以来,这个女人除了每晚八点都会到A大废弃的艺术楼以外,就都是呆在一家名叫加州旅馆的旅店。这家旅店离A大很近顺着A大门前的看街一直走,尽头的拐角处就是,我在A大念书的时候也常去。不过此时我住的是另一家旅店——加州旅馆正对面的浪漫之夜,其实我并不喜欢那里,它的一楼是一家小型娱乐场所,很吵,而我是个喜欢安.静的人但是我从那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面的女人,所以我还是住了进去。我并不是私家侦探,也不是杀手,我之所以跟踪这个女人,完全是因为好奇:一周以前星期五天灰蒙蒙地下着小雨,阴霾密布的天空像我的心情,满怀失落和伤感,我步履蹒跚地来到A大,径直走向那栋废弃的艺术楼。两年了,我离开这里整整两年了,而李琦,也已经离开我两年了,她在的时候,每晚我都会陪着她来到二楼,打开那间布满灰尘的声乐室,安静地坐在旁边,听她黄莺般的声音唱着那首肝肠寸断的《胭脂扣》。李琦是我的女朋友,三年前的一个夜晚,我神经质地游荡到那栋艺术楼,并且听到了她哀怨婉转的歌声,好奇心驱使我走到她练声房的窗前,于是我看到了她靓丽的身影,而且深深地被她吸引了,那以后的每天晚上,我都会静悄悄地潜伏到她的窗前,呆呆地看着她,我知道,我为她爱了,但那种爱是多么荒,诞不经,我不敢贸然地走进去,怕她误解我,那我就连听她唱歌也不可能了,所以我只能远远地看着她,像看月宫中圣洁无暇的嫦娥仙子。终于在某天晚上,她发现了我,或者是之前的某个晚上。但令我吃惊的是她并有责怪我,只是很认真地问我偷偷摸摸地想干什么.,我羞涩地告诉她我喜欢听她唱歌,她狐疑地看了我一眼,还是热情地邀我进屋,坐着听她唱,就这样,我们相识了。她告诉我她叫李琦,是音乐系大三的学生,因为对音乐的热爱与天分,她每天晚上都会在那间废弃的声乐室练习,她还告诉我,其实她一开始便发现了我,而且也担心我会对她图谋不轨。但她还是镇定自如地诠释着音乐的意义,我由衷地佩服这个娇弱的女孩。渐渐地,我们的话题也多了,关系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最后,她成了我的女朋友,每一个漆黑的夜晚,我都会风雨无阻地出现在她面前,将她送到那间声乐室,静静地坐在旁边,听着她唯美的声线划破寂静的夜空,在她面前,我愿意做一个护花使者,小心地疼爱她。有句话叫人有旦夕祸福,好景不长,我们刻骨铭心的爱恋便随着李琦的离世变成我一个人深切的思念,李琦在一次与好友出行时发生了意外,乘坐的汽车与一辆大卡车撞到了一起,现场一片血肉模糊,我没有勇气去送她最后一程,那以后我的心也随着李琦走了,再后来,我离开了A大,一个人行尸走肉般地飘荡在他乡。一周前,我又赶了回来,我有些事要做,而且那天是李琦离世两年的忌日‘,我要回到我们相识的地方去缅怀她,告慰她在天之灵。我刚走到楼梯间,便听到哀怨缠绵的歌声。誓言幻作烟云字,费尽千般相思,情像火灼般热,怎烧一生一世我惊呆了,瞬间,泪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那声音与李琦如出一辙,而且歌曲也是李琦最喜欢的《胭脂扣》,难道李琦没死,她还活着?我欣喜地冲了上去,但她并不是李琦,她的身材和李琦太相似了,只是她没李琦那么漂亮,甚至看上去有些妖艳,她暴露出来的完全是一种野性美,李琦是个恬静的女孩,那不可能是她的,顿时,我的心又失落下来,我潜伏在窗前,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她轻柔地擦拭着布满灰尘的凳子,她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像是呵护久违的情人,我看到她的泪水滴到凳子上,与灰尘混为一体,她哀怨的眼神告诉我,她是个有故事的女人,我决定跟踪她,或许,李琦的死,与她有什么关系我躲在后街的胡同里,看着她走进加州旅馆,然后,我也定下了浪漫之夜二楼的房间,而事实上,我除了可以看到她进出旅馆,就再也看不到她室内的情况,她的窗帘_直是拉上的,但有一点我很确定,她是一个人住。因为每天早晨,我都看到她下楼买两包方便面和_些零食,然后就是晚上八点的时候,准时去A大艺术楼,每次回来,她的神情都十分悲伤,她是一个很怪异的女人,我甚至很怀疑她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曾经有好几次,我都有悄悄地潜入她的房间的冲动,但我还是没有那样做,因为我害怕,假如给她撞见了而她恰好是一名精神病患者,那我的处境将会很危险。但我还是不死心,我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有些事情是必须解决的,我鼓足了勇气,带上已经准备好的东西,走进了加州旅馆,我敲响了门,大约一分钟以后.,她打开了门、面无表情地看着我:请问你有什么事吗?她问我,声音很甜美,喜欢唱歌的人声音都很美,我想。我可以进去坐坐吗?我就住在隔壁。我微笑着指了捂对面的浪漫之夜,我因为好奇心强,所以她咬了咬牙,还是邀我进屋,并且给我泡了一杯咖啡,然后安静地坐在我的对面。接着是一阵可怕的沉默,我们都不知道聊些什么。
嗯,我曾经在A大艺术楼看到过你,所以很好奇,就过来看看,呵呵。我呷了一口咖啡,打破了这种沉闷的气氛。
也没什么的,只是去那里看看,缅怀一位朋友。她说话的时候嘴角有点颤,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
哦?原来是这样啊。果然不出我所料,她应该就是李琦的朋友,我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嘴角不经意间的一扬,我端起咖啡,狠狠地喝了一口。

恐怖旅馆

  天铭是音乐系的一名学生,自打出生到现在,他对音乐就有一种难以言明的熟悉和热爱,那日暑期将近,天铭原本是要回家探望父母的,可就在回家的路上天铭竟莫名其妙地上错了火车,一个月的假期足够他在任何一个地方玩上一阵的了,索性就由着火车将他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当他随着人流来到一座古镇时,天铭竟被这里的宁静和美丽深深地吸引住了,甚至不想离开,在这古镇之中流连许久,直到夜色深沉才找了一家旅馆住下了。
  旅店是一座历史悠久的明清建筑,所以这里流传着很多关于它的传说,许多人都慕名而来,或是在这里小住几日或是月半有余、长居于此。
  此时,正值夏季,来这里旅游观光的人特别多,一时间这座旅店早已人满为患了,不过天铭来得到时恰到好时,旅店剩下的唯一一间客房似乎就是特意为他准备的,那是一间最高最安静的屋子,站在窗前正好能一览古镇的风采。
  起初天铭并没有觉得这里与别的旅店有什么不同,无非是一张舒适的床罢了,那日傍晚天铭闲来无事就练习起手中小提琴,琴声悠扬婉转,不知勾起了多少记忆,正如痴如醉时,天铭忽听见隔壁一阵优美的钢琴声响起,那琴声唯美动人,犹如一股清泉缓缓流入了天铭的心灵深处,天铭不由自主的拿起了身边的小提琴,对着那面墙迎合起来,曲终,双方对音乐的熟悉和默契简直是完美到了极致,这让天铭很是兴奋。
  又是一个晚上,当墙那边的音乐再次响起时,天铭又忍不住要随着琴声拉上一曲,渐渐地对隔壁那头的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此后的几天里,天铭都试着用音乐与墙那头的人交流,你好、谢谢、再见,这样的联系一直持续了几天,正所谓知音难觅,那日午夜天铭像着了魔一样,突然拿着小提琴起身走了出去,压抑许久的热情产生了莫名的冲动,促使他来到了隔壁,此时,隔壁的门竟然是开着的,似乎也正在等待他的到来。
  天铭抑制不住心中的热情,壮了壮胆子后便轻轻地走了进去,此时,就见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安静地坐在钢琴旁的长椅上,像是在等待天铭的到来,当天铭刚走到了她的身旁,音乐忽然响起,天铭也不由自主地提起心爱的小提琴与那少女的琴音融合在一起。
  “真的是你——”音乐停止,那少女忽然泪眼婆娑地转过身来。
  “是我——不、不是,我住在你的隔壁,我、我——”看着面前伤心欲绝的少女,天铭竟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他在想该不是他的冒昧吓到了她。
  “没关系的,嘻嘻——”少女一见他慌乱的不知所措,竟转悲为喜安慰起他。
  “你是谁?你弹得可真好。”少女的微笑让天铭消除了顾虑。
  “我是伊然,你呢?”擦拭掉眼角的泪水,伊然的微笑竟是那样的美丽而神秘。
  “天铭,就你一个人住这吗?”
  “嗯——”
  那天,天铭和伊然一直攀谈了很久,不知不觉中天铭竟在那少女旁睡下了,然而当天铭醒来时已经是黎明将近,可此时却怎么也寻不到伊然,只好默默地离开了,之后的几天里每到午夜天铭都会到隔壁伊然那里,与她一起演绎这美丽的音乐,可就是白天怎么也寻不到伊然的踪迹,伊然只说有事,别的就什么也不与天铭讲了,渐渐地他们竟因音乐相识、相知、最后竟相爱了。
  那日天刚刚亮,伊然只说出去一会儿,可等了半天也不见回来,天铭索性就出去找她,从伊然的房间刚刚出来,就撞见正在走廊收拾卫生的老人。
  “御海哥,你、你怎么?”那老人一见到他便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嘴里还不停地叨咕着。
  “什么御海,我叫天铭,您看见刚才有个女孩儿出去了吗?大爷大爷——”从惊恐中回过神的老人开始来仔细地打量着,似曾相识的样子。
  “小伙子你、你该不会是见到了什么不该看到的东西了吧?”老人一脸的慌乱和严肃。
  “开什么玩笑,我都住这好几天了。”天铭刚要转身回去可是门却突然锁住了怎么也打不开。
  “这、这房子都锁了五十多年了,从来就没有被打开过,你是怎么进去又出来的?”老人惊慌失措地问道。
  “怎么可能。”天铭不以为然,可门再怎么也打不开。
  “你等着,等着——”老人哆哆嗦嗦的,摸了摸身上的衣兜,发现什么也没有,便急匆匆地下楼去了。当天铭一脸疑惑地站在门口琢磨时,那老人竟拿着钥匙回来了,门一开天铭也跟着走了进去,此时屋里竟是一片狼藉,布满尘埃的地面上,只有天铭留下的脚印。
  “姐姐,我的好姐姐,你怎么还在这里,御海他还没有来找你吗?”看着空落落的屋子天铭还来不及多想,老人就已然声泪俱下。
  “这,这怎么可能我——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说呀?”天铭一时间竟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原本一尘不染的房间怎会如此破败不堪,情急之下天铭追问到。
  “我记得我是在路边被姐姐捡到的,之后就和姐姐来到了这镇上,和她一起的还有御海哥哥,刚到这里不久伊然和御海就办了一所学校,教大家唱歌弹琴,原本是为了躲避战乱,可好景不长,没过两年战火就烧到了这里,镇上的人走的走散的散,我记得那天鬼子的炮弹像下雨一样把这个镇子炸得稀巴烂,那天说好了要一起离开的,可不知怎么御海哥哥一直都没有来,我和伊然姐姐就在这里等着,一天、两天、一年、两年,总之姐姐等了好久好久,也没见到御海哥哥回来,那天我拿了些糕点给姐姐,可门一开就见姐姐倒在血泊中,就在这架钢琴旁,之后这屋子就上了锁,这一晃都过去五十多年了,没想到姐姐还在等着御海。”老人一边说,一边从布满灰尘的桌子上拿起伊然的照片,老人激动万分,墙上的照片仿佛也都在悄悄地落泪。
  “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我——”天铭突然抢过老人手中的相片,那一刻他惊呆了,那相片中的另外一个人竟和自己如此的相像,此时天铭仿如隔世般从梦中惊醒。
  那日午夜,琴声又忽然响起,琴声中带着哀怨带着惆怅,天铭虽然心中些许忌惮可还是禁不住诱惑,放不下心中的爱,放不下和伊然的每一段快乐的画面,他不顾一切地走了过去,走到了伊然的身旁。可就在此时琴声突然停止了,伤心欲绝的伊然泪眼朦胧。
  “你不怕我——”伊然问道。
  “我怕,可我更怕失去你,蒲松龄的鬼故事我读得多了,这不算什么。”无论伊然是什么天铭都深爱着她。
  “可你不属于这里,你还是走吧。”伊然的泪水早已打湿了眼眶。
  “可我属于你,我的心、我的脑子、我的眼睛里都是你。”伊然和天铭深情地对望着难分亦难舍。
  “可你不是他。”正当天铭想去拥抱她的时候,伊然却消失不见了。
  “我,难道在你眼里我只是他的影子吗?”天铭突然向四周呼喊着,可伊然却没有任何的回应,就连相片中也没了她的踪影,沉默了许久天,铭忽然转身离去了。
  心生绝望的天铭来到街上,漫无目地地走着,不知该在哪里驻足,蹙眉回望的瞬间,突然炮声响起,天铭仿佛一下子进入了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炸弹在他的身边不断地爆炸,惊慌失措的人们从他的身边呼喊着四散奔逃,就在天铭四处躲避时,突然又一枚炸弹在他的身边爆炸了,在那千钧一发时,天铭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被炸弹掀翻在地,天铭来不及思索赶紧上前将那个人从那片瓦砾和泥土中解救了出来。
  “御海。”拂去身上的灰尘天铭突然发现眼前的人竟是伊然苦苦等待的御海。
  “呵呵,你怎么会认识我的。”御海死里逃生抖落身上的尘埃。
  “你为什么不去找她?”天铭突然追问道。
  “谁呀?”
  “伊然,你的伊然。”
  “你瞧我这记性,刚把小提琴忘在学校了,这可是伊然送的,这可是我们爱情的见证,说什么也不能丢,我这不是正要回去找她嘛。”御海紧紧地拿着那把小提琴,似乎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她死了,你也死了你知道吗?你知道吗?”天铭向他大声地喊道,此时听闻伊然已经离他而去御海如梦初醒。
  “我、我被困住了,那天鬼子的飞机轰炸了这里,跟前的一座观音庙被炸塌了,当时我正路过那里,我也被炸死了,我的灵魂被那些佛像的碎片击中了,我被困住了,我不能转世投胎也不能去找她,我被束缚在这里动也动不了逃也逃不掉,要不是你或许我还要被困在这里,不知道多久才能解脱——她、她还在等我吗?”御海回想起了一切。
  “因为等你她错过了一次又一次转生为人的机会,她还在等你。”
  “真的吗?她还没有走吗,这太好了!我要去找她我要去找她。”话音刚落御海便不顾一切地跑了回去。
  “御海——”
  “伊然——”
  “前世为何世,今生为何生,我们来世再见。”然而就在御海和伊然再次重逢的那一刻,天铭却在泪水中悄悄地化成了粉末和御海融为了一体,消失不见了。那一刻整个房间都豁然开朗了,整个人都轻飘飘的,飞上了云端在彩虹之间在山与山之间,在平静的湖面上,御海和伊然一直幸福而快乐地演奏着,直到天荒地老。
  “你在干嘛?你怎么还哭了?”不知过了多久,不知置身何处,当天铭突然在走廊里被人唤醒时,他的泪水依然不自觉地流淌了许久。
  “你怎么又回来了?”看着眼前的那个女孩,那个和伊然一样的人,天铭一把抓住了她。
  “你怎么了?这是我家,我怎么不能回来?”女孩轻轻地推开了他,她没有因天铭的冲动而生气,反倒与他坐在了一起,试着去安慰这个伤心的人。
  “这旅店是你家的?那、那你叫什么?”面前的少女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
  “玉妮儿——”看着眼前的少女,天铭如梦初醒。
  “呵呵,好、好奇怪的名字。”
  “嘻——你呢,你叫什么?”玉妮儿一脸微笑地看着天铭,此时天铭竟也跟着莫名笑了起来。
  “天铭。”
  “你做什么的?”
  “我学音乐的,钢琴——你呢?”稚气的玉妮儿在天铭的面前轻轻地比划着。
  “哎,我是学小提琴的——”正说着,不知怎地手中竟莫名地多了一把精致的小提琴,似乎正是御海的那把,可这又怎会在他的手中。正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屋里忽然又响起来那美妙的琴声,回头时,玉妮儿已然在那干净整洁的屋子里,弹奏起那架古老的钢琴,亦如往昔。
  
  

对面的女孩看了看表,好像很着急的样子,然后她对我说:先生,实在不好意思,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您看我笑了笑:好的,那就等小姐有空的时候我再来拜访吧,呵呵。我礼貌地站起身,走向门外,一边悄悄地拿出手套戴上,她送我到门边和我道别的时候,我猛地回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拧住她的脖子,并且顺手捂住她的嘴,将她拖回屋里,她惊恐地看着我,半响才回过神来,然后拼命地撕扯着我,试图逃脱,但我不会给她机会的,这是我策划了好久了的行动,我是不会让她轻易逃脱的,我拿出绳子,将她绑在床上,并且用胶带封住她的嘴,以防她的叫声,引来人,然后我拿出弹簧刀,慢慢地逼近她。是的,我要杀了她,她杀死了我的李琦,我也要她偿命,其实第一次见到她,我就认出了她,她是李琦的好朋友,名叫王璐,和李琦一个班,而且也是——个很有音乐天赋的人,李琦的死其实并不是意外,而是一起谋杀,事故发生时,我悲痛欲绝,也没过多地去怀疑,冷静下来以后,我便开始分析整个事情,然后我就发觉,整个事件绝不是意外那么简单。李琦一直是音乐系最出色的学生,不管是专业课还是其他科目,王璐虽然也一直很努力,但她的名次始终排在李琦后面,每次考试都是千人之上一人之下,也许她也做过很多次超越李琦的梦,但无疑都是以失败而告终,于是她开始接近李琦,和她一起学习,但单纯的李琦绝对没想到这只是王璐的一个圈套,所以她依旧热诚地对待她,帮助她。王璐之所以想超越李琦,完全是因为一个虚无缥缈的出国梦,原来,音乐系每年都会产生一名留学澳洲的名额,但以李琦的实力,毫无疑问这个人会是她,显然王璐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她接近了李琦,并且和她做了好朋友,她的目的就是除掉李琦,如果李琦死了,那个留学澳洲的名额就非她莫属。于是在一个春意融融的早晨,王璐给李琦打来电话,说要载她一起出游,而且还热情地邀上我,但那天我恰好要参加一个网络考试,就没陪李琦一起去,所以逃过了一劫,其实李琦死了,我的心也就死了,我甚至后悔那天没和她一起去,没有在死的时候紧紧地拥着她。一切都在王璐的掌握之中,刚到桃园大道转弯的时候,一辆卡车飞驰而来,撞到了王璐的汽车上,强大的冲击力让没系好安全带的李琦砸破了车的挡风玻璃,血肉模糊的飞到了马路上,而驾驶位置的王璐只是被撞晕过去,等救助人员赶到的时候,李琦已经死了,噩耗传来,我惊呆了,我没有勇气面对惨不忍睹的一幕,事后我步履蹒跚地赶到桃源大道,伤心的抽泣着洗净地上李琦的鲜血,我仿佛看到李琦绝望的呼救声,而应答她的只是王璐狰狞的笑容。

作者:断指鹤

夜色临近,乌云密布,似是片刻就有倾盆大雨落下,此刻,一座不知名的山峰之上,数个身影站立着,远远望去,三男两女,面容之上无不显露疲倦之情。

几人中,一个面容清秀,身材高挑的女子,用略带埋怨的语气道:“我就说嘛,选择爬这座山就是一个错误,若是选择有名的青城山,现在也不会弄成这样。你们看,估计过不了多久就会下大雨,下山更困难了。”

此女子名叫陈瑶,是一个在校大学生。此次爬山,正是他们毕业旅行。

一个个子较矮,但甚显强壮的男子也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唉,现在说那么多也没用了,还是想想接下来怎么办吧,我印象中,这个山上有一个废弃的旅店。据说是十几年前,一个公司想要开发这里建造的,后来不知什么原因,项目取消,旅馆也废弃了。”

此男子名叫张义,外号阿义,同样是在校大学生,大学期间,主修的是社会心理学。

一个一身灰色风衣,稍显成熟的男子一脸迷茫,望望稠密乌云,又望了望张义道:“我觉的咱们今天下不去山了,若没有更好的提议,今晚就在废弃旅馆将就一夜吧,也能躲雨。”

此男子名叫梁楠,外号靓男,是这次活动的组织者。

见大家没有表态,梁楠继续道:“阿义,你知道旅馆的确切位置吗?”

阿义点了点头,与此同时,从书包中拿出了一张地图,一张显得很是古老的地图,指着一个标注出来的圈圈道:“就是这里,离我们现在的地方大概有不到五百米,有传闻说这个旅店闹鬼,说不定会让我们的毕业旅行更加丰富多彩呢。”

一直没有说话的红发男子唐城,此刻,他终于开口了,也许大家之前都没有注意到,当阿义第一次提到旅馆两个字之时,他的面容之上已透露出了一丝异样,此刻,就连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没错,那个旅馆闹鬼,十几年前参与建筑那个旅馆的人全都死在了那里,它真的很邪门,我们绝对不能去那里,绝对不能”唐城满脸恐惧,全身剧烈颤抖地道。

唐城身旁,一个淡黄色衣服的女子紧紧依偎着,此女子是唐城的女友,名叫韩冰。

见唐城一脸异样,韩冰依偎的更紧了,与此同时开口道:“你没事吧?”

唐城望了望韩冰,嘴唇颤动着,似是有什么想说,但又犹豫着一般。

就在此时,山林间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伴随着脚步声,还有一男一女的交谈之声。

“还有多远?”

“不到五百米吧?”

“哦,那就好,希望能够在下雨之前赶到吧。”

“嗯, 翔哥已经定好房间了,到了就可以洗个澡,好好休息一番了。”

随着声音的临近,一身旅游装备的男女出现在了唐城等人面前,初见二人,唐城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与此同时,浑身上下都颤抖着。

借着柔和的落日望去,走过来的男女脸色苍白,似是没有丝毫血色。

似是也望见了唐城等人,男女突然停了下来,小声交谈了几句,才继续想前,也就是唐城等人的方向走来。

至唐城等人身旁,男子先开口道:“你们也是来这里旅游的吗?”

梁楠点了点头道:“你们也是吗?我听你们刚刚谈论旅馆,你们也是想要去那里吗?”

男子点了点头道:“是啊,今晚是下不去山了,山上能够住的地方只有那里,再说……”

男子的话还未说完,女子便拉着男子的衣袖道:“赶紧走吧,去晚了就没房间了,翔哥刚刚不说了吗?只剩下三间了。”

说着,女子便继续牵起男子的手,朝着前面而去,而男子临走时,还冲着梁楠一笑。

见男女离开,梁楠望了望众人道:“我们也走吧。”

唐城仍旧一脸恐惧地道:“不要去,刚刚那两个人是鬼,若去了,我们都会死的,我们所有人都会死的。”

张义一脸疑惑地问道:“城子,你今天怎么了?你胆子不是一向很大的吗?”

唐城紧牵韩冰的手,一脸恐惧地道:“我们走,我们下山。”

说着,唐城欲往山下走。

“城,我累了,真的走不动了,我们就留下来吧”韩冰一动不动,一脸疲倦的望着唐城道。

陈瑶摇了摇头道:“反正我是不想走了,你们爱去不去,我是去旅馆了,想一想,若是能够洗一个热水澡,一定很舒服。”

说着,陈瑶走到张义身旁道:“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一个人去了?”

话音落下,陈瑶便一个人,沿着男女消失方向而去。

望了望众人,张义苦笑摇了摇头道:“兄弟们,对不住了,兄弟我只能见色忘义了。”

张义苦追陈瑶之事,众人早已心知肚明,故其跟随陈瑶而去,众人也甚是理解。

见张义也朝着旅馆方向而去,梁楠拍着唐城的肩膀道:“我们也走吧,若是真有鬼,你觉得我们真的下得去山吗?”

韩冰也拽着唐城的肩膀道:“城,我们也走吧,我真的累了,不想下山了。”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