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画皮之刺绣

致命的整容,恐怖旅馆

鬼影重重之学校,校园恐怖之桑树恋

往生路
邓立超和苏梓玲动不动就吵架,然后闹分手。就拿今晚这事儿来说,邓立超在学校的路上碰到一个装束古典的女生找他问路,正好被苏梓玲瞧见,她就生气了。原因是邓立超的目光在女生的身上停留了十秒钟,肯定是对她有意思。对此,邓立超简直百口莫辩。苏梓玲一气之下,扬长而去。
要是以往,邓立超就应该追上去赔不是。可今天不同,因为刚才那个女生引起了邓立超的注意。女生问邓立超去往生路怎么走,要知道往生路在学校最里面,鲜有人迹,加上那个古怪的传说她去那里干什么?这么想,邓立超便跟了上去。
关于往生路的传说,还得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学校扩建,就挖到那里。那里有一棵桑树,长得很茂盛,施工人得到指示,要挖走桑树,移植到别处去。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当几个人挖到树根的时候,发现下面有两具骸骨,在树根的裹挟下,交缠在一起,像是在拥抱。本来大家想将骸骨分离出来,可是接下来频发的怪事却让大家明白,这两具骸骨并不想让大家分开它们。后来,学校请来道士作法,道士说,这两个人生前是一对苦命鸳鸯,感情不被世人认可,索性便双双殉情,并请人将它们埋在桑树之下。桑同丧,是阴树,可帮它们汲取日月精华,永存天地间。由于道士也无力将它们分开,学校便修了这条路,取名往生路,希望它们能往生投胎,来世再修姻缘。
就因为有这个传说,所以就算是大白天,也没什么人敢往这里走。这么想,邓立超便跟得更紧了。
很快,往生路到了。只见女生来到那棵桑树旁,丰满的身体竟慢慢变成森白的骨架,最后,骨架钻进树里,消失不见了。
邓立超捂住嘴巴,努力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就在这时,只见远方出现一道黑影,正朝他走来。
黑影是谁?就在邓立超努力想看清的时候,桑树突然哗哗地响动一番。然后,一具骸骨从树干处慢慢浮现,走了出来,几步之后,骸骨的身上出现了肉和衣服,一副男学生的打扮。
男学生朝那道黑影走过去,两人碰面,看男学生的模样,似在问路。
问完后,男学生开始纠缠黑影。黑影快步离开,男学生则尾随而上。也就在这个时候,邓立超猛地发现,黑影竟然就是自己的女朋友苏梓玲!他顾不上其它,赶忙冲出去,一把护住苏梓玲,同时质问男学生:你想干什么?!
话刚脱口,他就后悔了,因为他面对的可是一个鬼呀!想到这里,他开始浑身冒冷汗。他上下打量着那名男学生,并没有看到异常。尽管如此,他也惊惧到极点,慌忙抓着女朋友逃之夭夭。
邓立超跑了几步后,忍不住回头,男学生却已不见踪影。只是,一阵又尖又细的声音突然传来,像吵架,又像他加快脚步,同时摇晃脑袋,努力让这些声音离开了他的脑袋。

       
我当年所就读的学校叫广西财经学校,现在已经跟周边的几个学校合并,改为广西财经学院了。说起来各位男同胞也许会有些羡慕哦,我们学校女多男少,像我们班,五十多号人,女生就占了四十多人,男生就可怜巴巴的十几个。这意味着什么,我想各位都年轻过都懂滴,呵呵,男生,吃香撒。每个学校中,或多或少都会流传一些诡异的传说,我们学校也不可避免,下面就让我们重温一下那些让我们当年心惊胆颤的恐怖烙印。
校园诡异传说之红色高跟鞋
我们新入学的新生被安排在男生宿舍区一列旧式的宿舍楼,就是七八十年代那种两层的样式,楼顶是用红色的厚瓦封顶的,相信年纪大点的都见过这种老式建筑。我们这栋宿舍地处男生宿舍区最里面靠外围的那一片,日晒度不够,加之地势偏低,整个就是阴暗潮湿,厕所浴室还都是公用的,住起来十分的不爽。在我们这列宿舍楼的后面,是学校的一排工具房,是学校存放各班级劳动工具如斗车、扫把、垃圾铲之类的地方。这排工具房并不附于男生宿舍,而是在整个宿舍区的外面,但是由于我们这栋宿舍楼是在最外围,所以我们靠近外围的那一溜房间坐在床上就可以透过窗户看到工具房。刚入住不久,我们就通过高年级的学长们知道了工具房有个骇人的传说,当时我们不以为然,一笑了之,直至后来发生了状况。
外围那一溜的一处房间里,住着电算二班的一个姓李的同学。我至今还记得他的样子,高高瘦瘦的,但是整个人软弱无力性格懦弱,整天被他们班甚至隔壁班的欺负,就一个第三世界的难民。那晚,他们房间的人都睡觉了,就剩他一个点着蜡烛看武侠小说。(我们那时都是控电制度,除了周末,星期一到五每晚到了十一点准时关电。)看着看着,突然窗外传来了一阵高跟鞋踏地的那种踢踏踢踏响的声音。他当时就纳闷了,那么晚了还有谁会在那老旧的工具房那徘徊?吃饱了撑着么?刚开始他也没理会,继续看他的小说,可后来那高跟鞋声还是陆陆续续的在他耳边萦绕,就仿佛是在他耳边响起似的,吵得他根本没法静心看书。话说泥人也有三分火,他当下不住的暗自诽谤:莫非这吖的发骚,正在密谋与哪位狼男厮混?一想到这,他就好奇心乍起按捺不住了,连忙趴在窗边直勾勾的往那工具房窥视过去。可漆黑黑的夜呀,什么也看不见。一不做二不休,赶紧的摸出了手电筒,往那声音的来源处照了过去。这一照不打紧,可让他头皮立马发麻起来。原来只见那手电筒的照亮处,没什么发骚浪女,只有一双红色的高跟鞋在那上下的走动,仿佛正有个看不见的“人”正穿着它走路!恐惧一下子就占据了小李同学脆弱的心,他竭斯底里的一声尖叫,整个声音穿透了整栋宿舍楼,而他自己整个人都软完了,手电筒握也握不住,直接掉在了地上。随后,被尖叫声吵醒的舍友以及后来涌入的其他房间的同学在听完小李惊魂未定的述说后,几十个手电筒霎时横扫了整个工具房,可是什么也没发现,高跟鞋的踢踏声也听不到了,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那一夜很多人注定无眠。此后,此传说越传越玄,很多人都接二连三的声称自己也看到过红色的高跟鞋。整整一年,每当夜幕降临,我们整栋宿舍楼都会沉浸在那种人心惶惶的气氛中,直至第二年,我们搬迁至新的宿舍楼,将此传说留任于应届的新生。本以为,一切将随之远去,从此平平静静高枕无忧,可谁知道,一个更为诡异的传说,正在新的宿舍楼等着我们……
校园诡异传说之恐怖201
终于换了新的环境,在新的宿舍楼,我跟本班的一个同学和隔壁班的三个同学被并到了一起,分配在一楼的101号宿舍。新的宿舍比原先旧的那栋环境好得多了,配套厕所卫生间,采光朝向卫生各方面都不错。唯一一点不好的,就是楼层隔音不怎么好,晚上睡觉的时候老听到我们上一层的房间传来的声响,走路声、东西碰撞声、甚至笑声。我们私底下也埋怨过,说楼上的兄弟吖的精力真旺盛,晚上不睡觉不知道尽在干啥。不过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

1
许选听说这一带要盖房,顿时一惊,当天深夜,悄悄去了不远处林子后的沙滩,见四周没什么动静,拿起铲子刨起来。
这儿埋着一具尸体,名叫刘来。这事,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当时,他和刘来做生意,听说刘来带了三百万的一张银行卡,许选想占为己有,趁刘来不注意,将一种本地的巨毒桑树根蛇放在刘来床上,在刘来睡觉时,将他咬了一口。刘来中毒,顿时昏迷过去,不一会儿就断了气。但许选在刘来身上仅搜出一万多块钱,十分丧气,无奈只好将刘来葬在这儿。
一晃,两年过去。
如果这里要盖房,一旦发现这具骸骨,那就惨了,因此,他想把刘来的骸骨移走。
沙地很松软,很好掏,不一会儿就掏到了墓坑。许选一看,一屁股坐在地上。
墓坑中没有刘来的骸骨,竟然躺着个女人,月光下,一头披肩发,睁着大大的眼睛含情脉脉地望着他,正诡异地笑着。他呆坐在那儿,不见对方有什么动静,用手撑地准备站起来。就在这时,女尸突然一跳,猛地跃起来,扑进他的怀中。
他吓得险些晕过去。
女尸的脸贴在他脸上,感觉到很冷,很人。他浑身乱颤,胆战心惊地问道:你是谁?我们无冤无仇的,你干嘛和我过不去啊。可无论怎么哀求,女尸仍不离身,仍紧紧靠在他怀中。
好一会儿,他壮着胆子用手轻轻推开女尸,www.5aigushi.com这才发现对方不是什么女尸,竟是个橡胶人,手上绑着两根线,线的一端又绑在沙地上的一根树枝上,做成一个机关。刚才自己爬起来时,一不小心撞动了那根树枝,引动机关,才出现女尸跳起来的情况。
他忙将橡胶人扔在地上。
他猜测,一定有人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故意吓唬自己。可仔细想想又不可能,这事做得很秘密,警察都没查出来,其他人怎么会知道。
突然,他冷汗一冒,难道说当时刘来没死,此时来报仇。他越想越觉得有这种可能,最近他总感觉有个人影跟着自己,可回头又没人,现在看来那个黑影不是刘来是谁?许选四周望望,压低声音喊道:刘来,出来,我知道你来了。
可是,四野沉沉的没有回音。
他想去林里看看,可那儿桑树根蛇到处出没,他最终没敢去,如果被桑树根蛇咬上一口,那就没救了。就在他矛盾纠结时,隐约听到那边传来响动声,忙循声追过去,到了那边,连个鬼影子也没看见。
2
无精打采地回到屋子,他隐隐感到屋内有些异样,不由地回过头四处观察,透过外面的路灯光,隐隐约约发现,一个人影静静地躲在窗帘后,一动不动如同鬼魅一般。他心里暗暗一惊,想起刚才那个没追上的人,一定是对方提前到了这里,钻入自己房内躲起来,想等自己回来后,突然袭击打他一个措手不及。
他想到这儿,嘴角浮起一丝冷冷的笑,熄了灯,假装大步上楼,走了几步,又轻轻退回来,轻车熟路靠近窗户,匕首一闪狠狠刺了过去,手感告诉他,刺中了。他丝毫不停止,咬着牙齿一口气连刺了十几下,这才停下来。但是,异样的是,那人自始至终没有反抗,也没叫喊一声。
他带着好奇心飞快地打开灯,一把拉开窗帘。
窗帘后面站着个女人,身上一排刀眼,却没有一滴鲜血,正望着他含情脉脉地笑着,样子显得十分诡异,竟然是墓坑中那个橡胶人。他瞪大眼睛望着橡胶人,再也忍不住了,大叫一声倒在地上。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