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民间鬼故事,画皮之刺绣

画皮之刺绣

午夜凶铃,灵异怪谈之走镖

押阴镖
华灯初上,有四条黑影跌跌撞撞地走一条人烟稀少的小巷里。四个人身上弥漫着浓浓的酒气,不知是谁嘴里还喃喃地喊着:喝,再喝。
咦,前面没路了!半醉的凌峰使劲儿地揉了揉眼睛,怔怔地看着前方不远处。只见经常走的小巷子竟然变成了一条死胡同。
何东头脑还算清醒,他瞪大了眼睛一看,顿时暴跳起来:路呢?
估计咱们是遇上‘押阴镖’了。此时的关彦晞酒已经醒了一大半。
什么是‘押阴镖’?凌峰问。
‘押阴镖’就是阴间的人替阴间的人送东西,说不好听点儿,就跟咱们阳间的快递员一样。但是,阴镖往往押的都是尸体或者魂魄之类的。一般在押阴镖的时候,都会有很多的阴差跟着。而且因为阴阳有别,所以押阴镖的路上就需要有一堵‘墙’将阴阳隔开,以防止阴气伤到了人,这堵墙就叫做‘阴阳墙’。人看不到阴阳墙的里面,鬼也看不到阴阳墙的外面。只怕我们现在看见的,就是‘阴阳墙’。
这么不吉利的东西,咱们还是绕道走吧。何东说着,扭头就走。
关彦晞伸手将他拦住,一脸的兴奋雀跃道:怕什么,像这种好事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上的。说不定一会儿还能捞点儿油水呢!
油水?其他的人一脸的难堪,这种事能捞上什么油水啊?
关彦晞故作神秘:这你们就不知道了吧。人有爱占小便宜的,鬼也有爱占小便宜的。这些阴差押一趟镖,不知道要从鬼魂那里收取多少的好处。说不定,一会儿我们还能捡两张冥币呢!
凌峰的胆子最小,他被吓得头皮发麻,说话都在颤抖:你疯了,我们要冥币干什么?
何东和吕桐也急忙跟着斥责关彦晞真是钻到钱眼里去了。
关彦晞打断了众人的话:你们先听我说!人们都以为冥币就是活着的人烧给死人的钱,好让死了的人在阴间也能生活得富裕一点儿,其实根本不是这样的。冥币在阴间根本不叫冥币,而是叫做‘寿币’,那些数字就代表了阴寿。www.5aigushi.com人们总以为烧的冥币越多就越能显示自己孝顺,可事实恰恰相反。鬼魂停留在阴间可一点儿也不是个好事,阴寿越长,投胎的时间就越晚。可这些寿币到了阴差手里,效果又不一样了,阴差可以拿着寿币去威胁鬼魂替他们办事。鬼魂若是按照他们的意思去做,阴差就会将寿币销毁,鬼魂也就能早日投胎了。关彦晞说着,得意地昂起头,假如我们能弄到两张寿币,那我们就能去威胁鬼了。

农历七月十四,鬼节。
  相传这天晚上,那些索命鬼、无常鬼、短命鬼纷纷跳出冥府魔界抢食阳世烧些冥币寿衣寿鞋给长眠地下的亲友财物,游荡乡村野外。乡村野外坟茔,鬼火磷磷,一闪一闪的,遇到阴盛阳衰之人鬼身附体大灾一场。在迷信的年代,请道公手舞足蹈地画符念咒。
  这天晚上,张敏独自的走在都市灯光暗淡的路上。她走着,走着,突然感到身后起了阵子凉风,好像有什么东西磕了一下。她本能的回头看了,什么也不发现,但她似乎感觉有样东西触碰了,粉颈感觉凉凉的,从地府阴风吹来阴森森的感觉。
  张敏不安的行走在柏油路上,子夜时分,路上行人稀少,洗尽一天都市的繁华暄嚣。她拐上一条巷子里,身后陪伴她一路上的阴风更盛,充斥了她身上的每一神经,毛骨悚然。张敏回头望望,身后一片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但她耳边听到从更远的地方传来弱小如蚊蝇声音:“繁儿,我的女儿,你在阳间可好吗?这些年,我在阴间过得很不好,没有穿也没有吃,冥府银行没有我的存折,今晚是七月十四,请您在阳间多烧点冥币存入冥府银行里让我在阴间也过得舒坦。”现代人生活节奏加快,往往忽略已逝去的生命。张敏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今天是鬼节,察祀逝去亲人的日子,不要忘了故去的亲友。
  这时,她看见了一具狰狞怪状的僵尸伫立不远处,面相可憎,张牙舞爪。张敏吓得花容失色,她胆小怕事的女孩,尤其是遇上“鬼”的东西。她父亲走了十年,也在阴间做了十年的“鬼”。
  十年前,张敏的父亲患病住院,得了不治之症。弥留之际,张敏守护在他身边,有件事使他放心不下,微弱地说:“敏儿,爸爸要走了,到天国去找你的妈妈了,爸爸不在的时候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张敏哽咽安慰说:“爸爸,我会的,你安心的上路吧!”她的父亲恋恋不舍地喝下了孟婆汤踏上奈何桥。
  通往阴间地府的路上,那是一条白骨森森万人死去堆积而成无常鬼魂出没的路上,阴森恐怖。快到冥府之门,阴阳判官跳出来阻挡了父亲的去路,说:“来者何人?在阳间做错了什么事?被贬到这里来。”父亲回答道:“我在阳间没有做错什么大事,一生清白,在阳间境遇坎坷,逃不过生老病死的一关,这才到这里来。”阴阳判官说:“你在阳世可有亲人不?”父亲说:“我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在阳世,无依无靠,我寿命正寝,不得已离开我宝贝的女儿。”阴阳判官说:“冥府之门,每天都有无数的鬼魂前来报到,你在这本‘功德薄’签上名号到地狱去做小卒吧,来生做只羊到人间看望你的亲友。”这是尘世的所有人的宿命,父亲在那本“功德薄”签下自己的名号,到地狱报到去了。
  每年的七月十四在阴间的父亲收到在阳世张敏捎来的寿衣寿裤,一些冥币。但到后来,也渐渐地少了。张敏的父亲每次到冥府邮局问邮差:“邮差,有没有寄给我的包裹?”邮差小鬼见到老张反复地打听阳世寄来的物品,不厌其烦说:“没有,没有,死鬼到一边去。”说完将手中在阳世的人们寄出有姓名的包裹分发给名次的宵小鬼蜮,而一些孤魂野鬼没有收到阳世人们寄出的包裹也只能到一边静静地看着热闹的份,看着“清明节”那些收到尘世的人们烧豪车、洋房、美女的鬼,那些做鬼的生前一定是大富大贵之人。
  张敏的父亲决定在“鬼节”这天到阳世走一遭,看望他的女儿。
  张敏这些年因为工作加班而忙碌,焦头烂额,忽略了民间“鬼节”的习俗,在这重要的日子忘了烧纸币给长眠地下故去的亲友。
  张敏回到家,拉了房间的电灯开关,在浴室里盥洗一番。然后,在卧室里上一会儿网,感觉困了,倒头便睡。
  客厅挂着故去的父亲的遗像,显得阴森恐怖,几只蝙蝠在窗外不停的飞舞,显得诡异。
  子时一过,桌上那部红色的电话突然间响了一阵子,划破寂静的屋子,铃声响亮。同时也响了很久。张敏跑出卧室持起电话,电话那头没有响声,都是盲音,好像从地狱另一端打来的,一连好几晚到了子夜响了刺耳铃声——午夜凶铃。
  张敏放下手中的话筒,不知是哪打来的,心底纳闷儿。她小跑上楼,宅里的灯光忽明忽灭,幽暗一片。突然间,几个青面獠牙鬼魅一般的幽灵在张敏面前显现,如白色的幽灵在偌大的宅子来回穿梭。张敏吓得魂飞魄散,花容失色。
  这时,那幽灵呲牙说:“繁儿啊,我在阴间过得很苦,你在阳世为什么不多烧些纸钱给爸爸呢?那些无常鬼抢走你给我的财物,变得穷光蛋一个。”其声音凄惨,如泣如诉。
  张敏对着鬼魅般的幽灵说:“爸爸,对不起,是我不好,这些年我一直忙着工作,忽略了在阴间的你了,很少给你烧些冥币,让你过得清苦,以后我会多烧些冥币给你的,在阴间过得安稳。”那几晚,她从公司下班回来的路上,鬼魅一般的幽灵跟着她身后,似乎轻微的杂碎的脚步。夜太静谥的缘故,无形中也听到故去的亲友们的足音。
  一个风清月稀的夜晚,张敏烧着三根香烛一些冥币,化作缕缕青烟袅袅上升。在以后的每年清明,七月十四的这天,张敏从香烛市场上买来纸做的寿衣寿鞋捆上包裹并签名已故的亲友亡灵的名字,通过焚烧方式寄达亲友的手里。那些亲人不曾走远,让世人过得安稳。
  活在尘世的人们都不应该遗忘已飘逝那些朝夕相处的人们,那是不曾走远的亲友。

林玥闻言说道

另外的三个人都是一脸的兴奋,似乎迫不及待地就想天上掉馅饼。
就在几人说话间,阴阳墙里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救命啊!
四个人都愣住了,因为那竟然是凌峰女朋友薛小雅的声音。

:“方才你说如果我的爷爷奶奶没有变成厉鬼的话,他们已经投胎转世了,那么变成厉鬼又会怎么样?难道就不能再投胎转世了么?”

脚踩头
凌峰的脸色霎时间变得很难看,他大叫着想要扑过去,却被关彦晞死死拦住:凌峰,你冷静点儿。一旦你闯过了阴阳墙,鬼差很有可能将你押走的。
凌峰急中生智,先是咬了何东一口,又将吕桐、关彦晞推开,朝着阴阳墙急奔了过去。
不要!关彦晞还想阻拦,可惜为时已晚。阴阳墙吞噬了一个人,心满意足地慢慢消失掉,似乎像是专门等待凌峰一样。
现在该怎么办啊?吕桐和何东焦急地问道。
关彦晞皱着眉头:事情很是蹊跷。阴阳墙出现的时间刚好是我们四个人都在,而且偏偏又是拦住了我们的去路,这就像是事先设计好的。而且,凌峰看到的阴阳墙和我们看到的不一样,我猜可能是他的女朋友薛小雅。
脾气暴躁的何东一把揪起关彦晞的衣领:这都怪你吧,如果不是你非要说什么‘押阴镖’,凌峰怎么可能遭遇这件事儿?我不管,你必须去救他!
吕桐赶忙将何东拦了下来:别慌,我们不能自乱阵脚。
凌峰应该算是心甘情愿走进阴阳墙的。所以,我们先回寝室再想办法。
何东想了想,觉得确实有道理,也没有再说什么,跟着关彦晞走了。在回寝室的路上,总感觉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回头去找,什么都看不到,可不回头,却总听得到啪嗒啪嗒的声音。
回到寝室,躺在床上,关彦晞将整件事情梳理了一遍。
如果说凌峰主动走进了阴阳墙,那么薛小雅很可能就是阴差们所押送的阴镖。
正在关彦晞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咚地一下,一个篮球大小的东西从窗外飞进来。那东西在地上滚了两下才停住,关彦晞一看,竟然是一颗人头。那颗人头上的两只眼睛就像两个黑窟窿,嘴巴和鼻子都已经变形,盯着关彦晞就跳过来咬。
关彦晞看到人头惊出一身冷汗,但还是迅速地脱下鞋子将袜子脱下来扔向人头。
吕桐,何东,快把你们的臭袜子全都脱下来,砸它!关彦晞大喊道。
何东和吕桐看到地上的人头吓了个半死,听到关彦晞的喊声立刻照做。
情况瞬间发生了逆转,原本凶狠的人头在遭遇几十双臭袜子的袭击后,完全蔫了,呆在地上几乎动弹不得。

郑广坤说道

:“无论是阴间还是阳间,人死之后都会变成一种魂魄的形态,这种形态虚无缥缈,普通人的肉眼根本无法看见他们,变成魂魄的形态后,冥界会有冥使带走这些魂魄到冥界等待转世投胎,可偏偏就有这么一些不安分的魂魄不甘心就这样转世投胎,因为他们的身上都留有强烈的执念,这些执念多种多样,有仇恨,有贪婪,有爱恋,有不舍,总而言之一句话,就是这些人死得非常不甘心,这样一来他们便会千方百计地逃避转世投胎,仅以魂魄的形态重新返回这个世界,对于这样的魂魄我们称之为鬼,对于那些舍不得家人朋友只想回来看看的不具攻击性的魂魄,我们称之为鬼魂,对于那些遭人暗害、谋杀等,只想回到这个世界中报复他人的的极具攻击性的魂魄,我们称之为厉鬼,而且这些魂魄的执念越深,能力就越强,就越不容易被收服和消灭,所以对于阳间的法师和冥界的冥使来讲,鬼是一种非常令人头痛的东西。”

林玥说道

:“方才你也说了,一个人死后会变成魂魄,并被冥使带到冥界进行转世投胎,那么这些魂魄又是怎样摆脱冥使回到人间的呢?如果这些魂魄被抓住了后果又是怎样的呢?”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