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掌声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1
早晨跑步,干活不敢弯腰

简书对话创作大赛,微型小说

话说有三个跳蚤兄弟来到一个城市闯世界,它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正是后半夜,临分手时大哥对两个弟弟不放心嘱咐道:“兄弟们,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来到城市生活,对这里的一切还都不了

  王老汉七十多了,最近老感觉胃不舒服,大儿子陪他到了医院,经过一番检查后,医生把王老汉支了出去,告诉他儿子说;
  “你爹是癌症晚期,回家商量一下,是否接受治疗。”
  大儿子惊呆后,带王老汉回到家里,偷偷的召集二弟,三弟,四妹开个小会,把爹的病情讲了一遍,并说怎么办。
  二弟听完,蹲在地上掏根烟点着了,三弟听完,使劲的挠头,三妹听完,眼框里里流出了泪。
  大儿子看几个弟弟妹妹不说话,继续说;“咱爹操咱们兄妹几个也不容易,怎么也要给他治疗,哪怕都倾家荡产也要治好咱爹的病。”
  二弟把烟屁股踩在了脚下,站起来说;“大哥,你说的对,怎么也要给咱爹治好,不能让别人看咱们的笑话,你就说话吧,看看一家拿多少钱。”
  三弟停止了挠头,顺手用小指甲掏了痒痒的耳朵说;“大哥,二哥这样表态,小弟我没说的,只要你们拿多少,我就拿多少。”
  四妹用手抹抹眼角的泪说;我听大哥的,虽然没你们妹夫了,我还能撑得住,你们就放心吧,赶快把咱爹送到医院去。
  大儿子听完几个弟弟妹妹的表态,长出了一口气,自己干这些年生意,是有几个钱,方圆十里八村的比自己有钱的还真不多呢,爹忽然检查出癌症,如果治疗不是一笔小数目,二弟在城里搞建筑,一把泥,一把汗的挣不了几个钱,前几天因为孩子上学,还给自己借钱呢。三弟不务正业,孩子都快上学了,还整天东村跑了,西村跑。四妹夫去年从架手架上掉下来,没抬到医院就去世了,虽然包赔了几个钱,可孩子刚两岁。他们几家的情况,大儿子真怕爹的医疗费全部落在自己脖子里。既然都这样表态,愿意为爹的病出钱,那是最好不过了。
  “既然弟弟妹妹都同意给咱爹治病,我当老大的就说话了,你们三个一家先拿出五千,我是大哥,比你们日子好过些,我出一万,现在咱们回家准备钱,下午就拉咱爹住院去,你们看看中不中,谁有意见,可以现在提出来,不要事后说啊。”
  大儿子说完,看看他们三个,都没意见就各自回家准备钱去了。
  二儿子回到家,从邻居家找回了老婆桂花,把大哥开会与爹的病情讲了一遍,桂花一屁股坐在床上没了言语,怔了半天说;你去工地上借吧,找你的工友,再找找工头,怎么说也要给咱爹治病。二儿子上前拉住了她的手,激动的说;你个老娘们,平时你给我胡搅蛮缠,到事上了,你怎么这样通情达理呢。
  三儿子回到家,老婆翠兰在洗衣服,他也把大哥开会与爹的病情讲了一遍,翠兰听完不加思索的说;“大哥,二哥都拿吗?他们只要拿,我王翠兰肯定拿,他们不拿,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先给你说好啊,不经过我的允许,你偷拿钱,我给你离婚,家里就剩下你东倒腾西倒腾的几个钱,我给你,你装兜里先别露啊。
  四妹哭着回家的,婆母看她回来还带着泪,放下手里的孙子问她哭啥哩。她把爹的病情与大哥开会的情况讲了一遍,婆母说叹口气;亲家公怎么得了这病啊,好人怎么都这样啊,你别哭了,也别发愁钱,那几万赔偿费你都拿去给你爹先治病,反正孩子还小,我与你公公还年轻可以照顾你们几年呢。”
  下午二弟,三弟,四妹都把钱准备好了,聚集在爹的堂屋里陪爹说话,就是不见大哥来,等到了半下午还是不见大哥来,爹还纳闷这是怎么了,今天都来这里干什么啊,不是就一个小病呢,值不当都来看啊。三弟急了,我去找大哥去,看看他怎么了,于是,三弟去了大哥家,没进门就听到了家里的争吵声,劝架声,进了院子里一看,锅碗瓢盆都在院子里飞了一地。
  

图片 1

话说有三个跳蚤兄弟来到一个城市闯世界,它们来到这里的时候正是后半夜,临分手时大哥对两个弟弟不放心嘱咐道:“兄弟们,今天是我们第一次来到城市生活,对这里的一切还都不了解,为了咱们今后多积累一些经验,我提议每天咱们在此团聚一次,互相介绍一下自己一天的经历,省着以后咱们多走弯路。”俩个弟弟完全同意大哥的建议满口答应了,三兄弟约定好后就分手各自询找自己的生活去了。

图片发自网络

跳蚤大哥和两个弟弟分手后,就顺着一条宽敞的城市大道进了城,由于它整整赶了快一夜的路,到了这里已经是饥肠辘辘了,为了填饱肚子它顾不得欣赏这里城市的夜景,急急忙忙寻找着就餐的目标。可这大半夜的路上哪里有行人,它一面急急地向前跳跃一面左顾右盼地巡视着。这时它正路过一座桥涵,看到桥墩地下有一位老汉正躺在那里熟睡,老汉身下铺着一层旧报纸,身上穿着一身破烂衣服,嘴里不时地发出鼾声。

地点:吴老汉家。

跳蚤大哥一看机会来了,赶紧纵身一跃钻进了老汉的袖筒里,它顺着老汉的袖筒又爬了一段,看到这里安全了就止住脚步。跳蚤大哥进了老汉的袖筒本想立刻饱餐一顿,可由于它这时消耗的体力太多了,来到安全的地方后心一放松,才发现自己就连动嘴的力气也没有了,所以跳蚤大哥只好先静下心来休息一下。它心想:也好我先熟悉一下这里的环境,省的一会动起嘴来老汉捉我时,我连逃命的力气都没有了,而且慌不择路的瞎逃更危险。

吴老汉的嫂子一家正在吃饭。

跳蚤大哥在老汉的袖筒里喘了一会粗气,发现老汉袖筒里的气味也太难闻了,馊臭馊臭的汗味充满了老汉的袖筒,跳蚤大哥想:难道城里的人总也不洗澡,幸亏老汉的袖筒破,不然汗味会更浓的,嗨!到了这里还是入乡随俗吧,等我吃饱喝足了离开这里,再找一个好一点的环境去休息。所以跳蚤大哥等体力恢复过来后,赶紧动嘴去吸老汉胳臂里的血,等吃饱了好离开这个鬼地方。

吴大嫂:你说说,你那个废物弟弟成天到晚在家里吃干饭。连个简单的活都做不好了。(说着,大口大口地扒拉着碗里的米饭)

可是跳蚤大哥在老汉的袖筒里,折腾了足足有一个多时辰,也没有找到下嘴的地方,原来老汉的胳臂上沾满了厚厚的污泥,还正赶上这两天天冷,污泥在老汉的胳臂上干结了,跳蚤大哥用它的尖嘴使劲往里扎也扎不进去,急的跳蚤大哥出了一身汗也不及于是。

吴老汉的哥哥(吴老大):我弟弟怎么了?不是每天帮你忙这忙那的。

跳蚤大哥就在老汉袖筒里折腾时感觉老汉醒了,老汉醒来之后感觉浑身上下直哆嗦,是早晨的凉风一吹冻得,老汉把身下的旧报纸一拢攒了一个纸堆,然后点着火烤起火来。而且还顺手打开身边一个油纸包,从里面拿出一副昨晚讨要来的烧鸡骨架用火烤,准备用作自己的早餐。老汉一面用火烤着鸡架骨一面吃,由于老汉用两只手握着鸡架骨,所以袖筒就离火焰近了一些,这样袖筒里的温度立刻上升,老汉因为胳臂上沾了一层厚厚的污泥,所以并没有感到特别的热。

吴大嫂:是,听话是听话,可我让他帮忙接个孩子放学,愣是等到快吃晚上了,才回来。

可袖筒里的跳蚤大哥却被烤的受不了了,它急忙从老汉的袖筒里跳了出来,也是赶得巧它正好跳在了老汉手里握着的烧鸡骨架上,跳蚤大哥跳在烧鸡骨架上后虽然感觉热,可鸡骨架的香味却吸引了它,它上去就对着鸡骨架上的肉猛叮一口,就在它贪婪地吸取鸡肉上的养分时,就见老汉张着血盆大口向它咬来,吓得它赶紧一松嘴从鸡骨架上跳到了地上。跳到地上擦了擦脸上的汗,心里还不停地说:好险、好险,要不是我动作快,非成了老汉的口中餐不可。

吴老大: (满不在乎的说)回来不就行吗?那么多事干嘛?

就这样跳蚤大哥懊恼地离开了老汉,一面走还一面寻思:看来城里的生活还真不好混,自己折腾了小半宿只闹到一口鸡肉,不但受了烈火的熏烤,而且还差点成了城里人的美餐,我还是赶紧去看一看那两个弟弟吧,万一它们两个有个好歹,回去后可怎么向父母交代呀。因此吓的他一天也没敢再去寻找合适的猎物,战战兢兢地蹲在与两个弟弟分手的地方,不敢离开一步。

吴大嫂:(恶狠狠的说):你成天出去干活,家里这大大小小的事,你有放在心上吗?那天,孩子回来,浑身脏的要死,叫他接个孩子,愣是把孩子弄泥地里去了。

跳蚤大哥在哪里焦急地等呀等呀,等到了快晌午的时候才看到跳蚤二弟从城里爬了出来,这下可把跳蚤大哥吓坏了,忙迎上去把它扶了过来。还没等跳蚤大哥开口问话,跳蚤二弟就一把拉住它的手哭诉着:“大哥,我可见到你了,城里的生活可真不好混呀,今天幸亏兄弟我体格好只摔断了腿,不然我的小命非放在这不可。”接着跳蚤二弟就把它今天在城里找生活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向跳蚤大哥做了汇报。

吴老大(开始有点不耐烦了):你儿子你自己不知道他什么样儿啊。整天这儿祸祸,那儿祸祸的。

原来跳蚤二弟和跳蚤大哥、跳蚤三弟分手后,独自闯进了城里,它顺着街道一直往前走,一面往前走一面寻找着下手的地方。它走哇走走了快整个城市,可路旁的民宅全是高楼大厦,心想:城里的人怎么都住在楼房里呀,我要是进去干活万一被人发现了,让人家把门口一堵可就逃也逃不出来了,因此跳蚤二弟见了楼房一直没敢进去,到了快天亮时它才发现了几排板房,立刻欣喜地向这几排板房奔去。

儿子(装作委屈样儿):我哪有。

跳蚤二弟来到第一排板房跟前,顺着门缝就跳进了一个房间,进去一看可高兴了,房子里一拉溜两排床铺,床铺上睡满了人。跳蚤二弟从地上向床铺上一跳就钻进了一个人的衣领口里,钻进去后刚想把它的尖嘴扎进那个人的胸脯上,这时就听到房外传来了喊叫声:“起床了,都什么时间了还赖在床上不起,难道你们不想上工了吗,快点,你个懒鬼,睡了一宿了不小便,这时候撒起尿来了,你可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呀。”而且这时还传来了脚踢人屁股的声音,这下房间里睡觉的人们都想被蜂蜇了一样,连滚带爬地全都起了床。

吴大嫂:就是,咱孩子再皮,不至于到泥地里面打滚吧。傻子,就是傻子。一辈子没啥用处。

这时跳蚤二弟的尖嘴正是似挨不挨那人胸脯的时候,那人由于起床的动作太猛,结果把跳蚤二弟掀了一个脚朝天,幸亏有那个人的衣服把它给挡住了,要不非把跳蚤二弟甩出去不可。跳蚤二弟没办法只好紧紧地抓住那人的衣服不放,心想:我先在里面稳住阵脚,等会你静下来时我再找机会下手。

吴老大(暴怒,一巴掌抽在了自家娘们儿的脸上):他是傻子,我还是傻子他哥呢。那你,又是什么玩意?整天唠唠叨叨,屁大点的小事,没完没了啊!

过了足足有半个时辰跳蚤二弟才听到那人洗完了脸、吃完了饭,然后又走了好长时间的路才停了下来。跳蚤二弟一看机会来了,它赶紧从那人的衣服上向胸脯上越,而且还在空中就准备好用尖嘴扎进去,可这时那人一弯腰衣领口朝了下,并且跳蚤二弟身体的重心也向下移去,这下跳蚤二弟就从那人的衣领口坠了出来,可跳蚤二弟哪里知道它这一坠却象掉进了万丈深渊一样。

吴大嫂(发疯状):啊!你敢打我!

原来那人是一个建筑工地的小工,整天在建楼房的脚手架上工作,刚才他那一弯腰是在脚手架上去拿砖砌墙呢。所以跳蚤二弟这一坠是从脚手架上摔了下来,当它落地时差点没把它摔死,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气来。跳蚤二弟动了动胳膊腿,疼得它撕心裂肺一样,原来它的四肢全摔断了,没办法只好爬着向集合地点找它大哥来了。

整个屋子里,吵翻了天,锅碗瓢盆被扔在地上,屋子里一片混乱。

跳蚤大哥听了跳蚤二弟的哭诉,心想:看来二弟还是经验少,这回捡了一条小命也就阿弥陀佛了。所以,跳蚤大哥一面给跳蚤二弟正骨一面安慰它,可这时它更担心起跳蚤三弟来,三弟到底是年纪小,这次又单独出去寻找生计,要知道城市里的生活这样凶险,我就带着它一起去闯呀,那样互相还能有个照应。跳蚤大哥越是这样想心里越着急,弟兄二人在这里等到太阳快要下山时,才看到跳蚤三弟像个落汤鸡似地从城里向这边跳来。

地点:田地边的棚子里。

跳蚤大哥一看三弟这个样子心痛的赶紧迎了上去,一把抓住跳蚤三弟的手关心地问:“三弟没受伤吧?”跳蚤三弟见了大哥二哥后也是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地哭诉道:“哥!看来城市里真没咱们哥们儿的立脚之地,城里的人也忒坏,就连小孩子也不放过咱们,要不是我藏在了一条狗身上,恐怕我连回都回不来了。”

吴老汉(心里想):这天可真热啊。一口咬着馒头,一手拿着咸菜。

原来跳蚤三弟进城后一面向城里走一面打定了注意,它心想:听说城里人心眼特多身体也特魁梧,我本来就身小体弱的大人肯定对付不了,我看就寻找小孩下手吧。所以跳蚤三弟在城里转悠了一上午也没有找到目标,到了下午它才来到一个社区的娱乐场所。到这里后一看还真有不少大人带着孩子遛弯的,就在它目不转睛地盯着每一个孩子时,身边的一个小胖小子突然跌在了他的身旁,它一看机会来了赶紧纵身一跃钻进了小孩的衣服里。

村里的李叔走过来:怎么还没走啊!这大热天的,不回去休息啊。

就在跳蚤三弟钻进小孩衣服里的同时,孩子的妈妈也把孩子抱在了怀里,一看孩子的衣服全脏了,所以赶紧抱着孩子回家换衣服去了。就在娘俩个回家的路上,跳蚤三弟就对着小孩的肚子下手了,小孩本来跌了一跤就痛得直哭,肚子又被跳蚤三弟叮了一口,所以小孩哭得就更厉害了,而且还一面哭一面本能地用他的小胖手拍打前胸。这时跳蚤三弟正津津有味地吸着孩子的血,所以就被小孩的小胖手一下一下地打了个正着,疼得跳蚤三弟赶紧撒嘴想逃走。

吴老汉:等。。。。。。等就回去了。

可它哪里还逃走的了呀,这时孩子的妈妈已经把孩子抱进了家,到家后连孩子都没放下就给孩子的衣服脱了,并且顺手把衣服扔进了洗衣机里放上水按了开关。这下跳蚤三弟在洗衣机里可就受罪喽,它随着水流来回地旋转着,把他转得五脏六腑差点没吐出来。过了好半天孩子的妈妈才把衣服捞出来挂在阳台上去晒,这下跳蚤三弟才缓过气来,睁眼一看自己想逃也逃不了了,这家阳台封闭的特别严连个缝隙都没有,这可怎么办好呢?就在跳蚤三弟着急时阳台上来了一只宠物狗,跳蚤三弟灵机一动顺势跳在了宠物狗的背上,并迅速钻进宠物狗的毛里藏了起来,然后照着宠物狗的狗皮就是一口,宠物狗被跳蚤三弟一叮疼的嗷嗷叫着跑出了房间。

李叔(慢慢走远,自言自语道):这老吴家的媳妇,心是够黑的。

跳蚤三弟在宠物狗的背上看到有了阳光,赶紧从宠物狗的毛里钻出来跳在地上,它腿脚落地以后迅速地巡视了一下四周,一看这里正是这家的大门口,所以跳蚤三弟赶紧夺路出来,沿着来时进城的路回来和两个哥哥汇合。

一会儿,吴老汉的哥哥来了。

跳蚤三兄弟团聚以后互说了自己的遭遇,跳蚤大哥一看它们在城市里实在是混不下去了,赶紧背上二弟拉着三弟连夜赶回了乡下的老家。

吴老大:弟啊!赶快回去休息,休息,睡一个好觉,我在这儿看会儿,醒了,你再来帮我。

吴老汉:哥,你这儿脸怎么了?怎么还有血道儿呢。

吴老汉哥哥(捂着脸,挡着伤口):行了,快回去。睡一觉吧。我好着呢。

地点:村口的大树下,这棵大树,有几百年的历史,也见证了几百年家长里短的琐事。

刘婶:你们听说了,老吴家的傻老二,天天在家受气吗?

李婶:可不是嘛?我家那口子,刚没多久从地里回来,老吴家那傻老二,大晌午的还在地里挨晒呢。

小吴:这大热天的,还有人在地里干活啊。这可是要晒死人的。

刘婶:谁说不是啊!这天儿啊,是个正常人,谁不找个好地儿歇着。也就那傻子还在那干活。

小吴:这个老吴家的伯伯(baibai),怎么回事啊?我倒是看见过几次,觉得人挺老实的。傻不傻倒是没看不出来。

李婶:你才嫁到我们村,没多久。这好多的人啊!事啊!你应该还不太了解。这个老吴家的傻老二,怎么傻的你知道吗?

小吴:这儿我到不清楚。怎么弄的啊?

李婶:这说来就远了。这吴家老太太还活着的时候,人可精明了。七十好几,又起路来都带风。年轻的时候,吴老太,结婚不久,就生了俩儿子,咱们村那些年,对这个儿子太看重了,谁家不想要儿子?有的生不出儿子来,那有的恶婆婆还生生的拆散那夫妻俩呢。

小吴(有点担心):真的吗?

李婶:那还有假。离婚的那个不就是你刘婶家的大哥吗?结果怎么样?

刘婶:别提了。先是生了俩儿闺女,那老太太逼着离婚,离完有结婚后,你猜怎么着?又是生了一个闺女,生生的把老太太气的吐血。

小吴:啊!没事吧?

李婶:吐血还能没事啊。老太太没多久就死了。哎,小吴啊!放心吧!咱们村也不是那旧时侯了,现在是新社会了。不都是提倡生男生女一样嘛。

刘婶:说是这么说,谁家老人不想要个孙子啊。

小吴:喂,李婶啊。你这跑远了。你还没讲清楚呢?

李婶:是是是。你看我这脑子,这吴家老太太啊,生了俩儿子,结果吧。有天,这吴家老太太出去干活了,把俩孩子放家里了,想着这大个的怎么也能看好这个小的。

这个小的啊,好像发烧了,结果吧,这大的吧,看着孩子,孩子他烧的难受啊。晕晕乎乎的,这大的还问呢?小孩子啥也不懂,说自己睡一觉就好了。等这个吴家老太太回来后,孩子烧的满脸通红,跟家里种的茄子被霜打了一样,蔫了。这时候,晚了啊。再去医院,完了,什么病我是忘了?

刘婶:脑膜炎。

李婶:对对,脑膜炎,咱也不清楚这是啥病,周围的都说是发烧烧傻的。谁知道,从这以后,原来看着挺精的一个小孩,变得有点呆呆的,话是能说,就是看着傻里傻气的。这个吴老太太上辈子做了什么孽,摊上这么个傻儿。

刘婶:这都是命呗。谁能保证自己这一辈子顺风顺水的,不都得受点苦吗?

小吴:刘婶这话,说的在理。

李婶:话是在理,可是,摊上这个傻儿子,这个生活可就负担大了。原来在家里还挺有地位的吴老太,一下子完了。那时候,吴老太的公公婆婆,亲戚朋友,左邻右舍整天嚼舌根。哎,反正这几十年也挺过来了。一辈子挺苦的啊。(有点感慨)

小吴:(惊讶)这吴老太现在还活着啊?

刘婶:早没了。你嫁到这村,半年前就死了。死了好啊,省的操心了。

李婶:是啊!有个傻儿子,劳碌半辈子,有摊上个凶儿媳妇,命里注定啊。

小吴:凶儿媳妇?你说的是吴家老大伯那口子?

李婶:你不记得了?你嫁过来那天陪着你那边的亲戚的那个女的,就你吴大婶。人挺精,挺会来事儿,挺能说的。

小吴:哦哦哦。想起来。

刘婶:这个老吴家的媳妇,能说,人有精明,这人可吃不了亏。

李婶:是啊!这不。吴家老两口死了之后,留下的房子,都让这老大家占着了,这个媳妇也就管他口饭吃,这还想着啥时候把这个傻子赶走呢。

小吴:这个人怎么这么坏啊?

刘婶:行了,别人家的事咱们也不好插手,这个老吴家的大媳妇,可是,一点亏不吃的人,记仇着呢。咱可别搭理她。

吴老汉从地里回来,经过这儿,听到一些话,似乎在说自己。吴老汉,也不恼,从小到大有的是人议论自己,自己又不太能说,吵啥呢。家里的房子,给自己也没啥用,有一张床睡,有饭吃就行了。有什么好争的呢。

李婶(没有尴尬,村里的老婆子基本都这样):回来了啊!

吴老汉点个头,回报一个笑脸走了。人啊!遇事要是都恼,岂不是气死了。

这天,村里来了一对年轻的夫妇,在老吴家旁边租了房子,住了进去。年轻的夫妇还抱着一个小孩。

一天,年轻的妇女,抱着孩子在家门口坐着。吴老汉正从门前过。

小婴儿:呜呜呜。

吴老汉:你。。。。。。。你家的孩子哭了。

妇女:是啊!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总是哭个不停。

吴老汉:能让我看看吗?(声音有些颤抖)毕竟,一个稍稍有点

脑瘫的中年人,勉强的的生存,还要看别人的脸色过日子。他,多么想要一个自己的家啊!双手颤颤巍巍的接过孩子。结果,还在襁褓里的孩子,小婴儿竟然突然不哭了,张着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

妇女:缘分啊,缘分啊!大哥,实话跟你说,我们夫妇俩个,从远处儿来,

这个孩子,怎么说呢,我命不好,好几个孩子都是女孩,这个孩子我们夫妇实在是养不活,我们俩儿合计怎么也不能让这个孩子饿死啊!就想着给孩子找个好的主家,能让孩子有个饭吃,好好活着就行。

吴老汉:我,我。。。。。。。

妇女:大哥啊!一看您就是心善的人,这个孩子跟您有缘,你就好心收留她吧!要是有办法,又哪个当爹当妈的愿意让自己孩子让给别人啊!(说着,这个妇女低头哭噎起来。)

妇女:你要是收留这个孩子,下辈子我给你当牛做马都行啊!说着,就要跪下。

吴老汉:我,我不。。。。。。。不能。说完这句话,就跑了。

漆黑的夜晚,吴老汉透过屋顶的缝隙,隐约可以看见天上的星星,一闪一闪,扰得吴老汉睡不下去。那小小的星星,多么像那个孩子眼睛里面的光啊!那是一种生命最最纯洁的光亮,充满的生命力。

吴老汉猛的坐起来,屋子里漆黑黑的,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这里甚至夏不抗暑,冬不避寒。整日与蛇鼠虫蚁为伴。这样的生活真的是自己想要的,吗?要是这个屋子力有个小小的孩子,小小的生命,会给这个屋子带来生机吧!吴老汉心里面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我要,我要收养这个孩子,哪怕任何人反对,其实,我也只是想要一个家啊!”

时间:过了几天,吴老汉跟夫妇两人商量好。有联系了村里的书记。

地点:吴老大家里面。

抱着孩子的吴老汉,在嫂子的门口站了一会儿,似乎下定了勇气,一跺脚,进入了里屋。

吴老汉一进门,看到了炕上的哥哥,“哥。”

吴老大:哎,进来坐。(眼睛扫到弟弟怀里的孩子)这是?

吴老汉:哥,我。。。。。。我有事跟你说。

吴大嫂:你抱个孩子进来,难不成你个废物还要养个累赘。

吴老汉:哥,我知道。。。。。。。。我这些年给你添了不少麻烦,我平时干活。。。。。。干的也不是特别好。

吴大嫂:哼,自己知道就好,也不想想是谁养着你到现在,要不你早死了。

吴老大:(冲着自家娘们)行了,你嘴上积点德吧!(又对弟弟)到底有什么事,你就说吧!

吴老汉:我想,从今以后跟这个女娃一块过。

吴大嫂;
(一听直接跳了起来)什么?你还要来真的?不行,不行,坚决不行,养你废物一个就够我家吃力得了,现在又来了一个小废物。

吴老大:这,这个,我。。。。。。。弟啊!我。。。。。。

吴老汉:哥,你。。。。。。不用说了,我。。。。我自己能养活我们俩,就是能不能给我,不是。给孩子换个好点的住处,我。。。。。。我自己住的脏点没啥事,就是孩子还小。

吴大嫂:(直接跑到吴老汉面前指着鼻子)骂道:你这个养不大的白眼量,你现在能耐了,要造反,也不从哪里捡来的小畜生,还要合起伙来骗我家的房子。你说说你还是人吗?

吴老汉一句话不说。

吴大嫂见状,想要抢孩子,边拉扯边说,“我非摔死你个小畜生。”

吴老汉,
生气极了,打他都行,孩子还小,哪里禁得起大人的拳头,吴老汉一下子推吴大婶个跟头。

吴大嫂;你,你,还敢动手,看我不打死你。(从地上起身又要动手)

吴老大:行了,你俩这像个什么样子?都别闹了。(站起身,劝架)

哈哈哈,一个爽朗的笑声,传来。李书记进来了。

李书记:怎么?大家都站着呢?坐坐坐。

吴大嫂:(从抽屉里拿出一盒香烟)来,拿根烟抽.今天有啥风把您吹来.

李书记:(边推辞边把那盒烟装进上衣口袋)。我啊!这是咱们村有点事要求到你啊!

吴大嫂;您还有事求到我呢。这我可不信,一般都是我家找您办事啊!

吴大嫂看到这个让人堵心的吴老汉,骂骂咧咧道:有没有眼力劲儿,快出去。

李书记;诶,等会,这个事啊!跟你家二弟有点关系。

吴大嫂(小眼珠滴溜溜的一转),:这跟他有啥关系啊!”上次,我家老吴不还是你给在工地上找的关系,托进去的吗?

李书记:呵呵,小事小事。我啊,确实有件小事要你啊帮个忙。这事跟你这二弟有点关系。

吴大嫂:(一脸嫌弃)啥事啊?跟他还能有关系?

李书记:那我可就直说了啊,咱们村来了一对夫妇,来这儿呢,因为家庭原因,打算给孩子找个养父母。这不,看到你家二弟了,觉得他人善,心肠好,准是个好人,这不打算让你家二弟来当这个孩子的监护人吗?

吴大嫂;谁家当父母的这么缺德,自己的孩子自己不养,活生生的把孩子送人。这还是人吗,我家二弟吧!这个脑子不太好使,谁知道那家人灌了什么迷魂药,骗了我这不懂道理的弟弟。告诉我,我非要找他们理论,理论。什么东西。(说着,往地上吐了口痰,气冲冲地就要往外走)

李书记:你别去了,那家人走了。我见你家二弟是真的想要这个孩子,你家二弟又很坚决的要收养这个孩子。你家二弟,这么大了还没有结婚,这个人老了,总需要有人养着不是吗?我觉得能给你家二弟养老,这是个好事啊!你支持一下呗。就当帮我这个小忙。

吴大嫂:(惊讶)什么人走了,怎么还让人走了?不行,不行,我不同意。

吴老汉;是我。

吴大嫂:什么?

吴老汉:(坚决地说)我一定要养这个孩子。

吴大嫂:呵呵,那你就自己抱着这个累赘,滚出去吧!爱去哪去哪.

哥哥在一旁拍拍媳妇的胳膊,提醒她别说的太过分。

李书记;大妹子啊!事情不都是有两面性得吗?这有好就有坏,你家那个大小子以后干活,娶媳妇,有用着我的地方就说话。我可听说,你家老太太当初可是留下两套房产,你可是生生的把你二弟的那一份给拿走了!这要是打官司。李书记精通人性,这人啊!不总是需要考虑自己的利益,利大于弊,这事嘛,自然容易成功。

吴大嫂:打就打,我还真不怕。(其实心里已经有点害怕了)。

李书记;你家老吴这跟建筑队也有一段时间了,下次人家还用不用,这我可就说不准了。

吴大嫂心里想,好你个李书记,当个狗屁小官,就开始学着压人。眼珠一转,语气瞬间变了。

吴大嫂:别啊!这是事我说了不答应吗?我家老吴有事,以后可要求您呢,您这说的什么话呢。

李书记:那你看这事。

吴大嫂:这事我也不好做主啊!我家还是我家老吴做主。是吧老吴,你说句话啊!(他对着自己家那口子一顿试眼色)

吴老大:(;一脸为难)这事。。。。。。

吴老汉;我别的要求没有,给我娃一个好点的住处就行。

吴大嫂:你这是什么话,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我们会不管你?

李书记:这样吧,你把那老院子给你家二弟收拾收拾,这样,我代表咱们村里一年给你家五百元补助金,用来给孩子买点东西,大妹子你看这样行吧。

吴大嫂(沉思了一会儿),您老都发话了,我看这是就这样吧。

李书记出了门口,心里暗喜,这次乡里的文明之村的评比大概非我们村了吧!想着以后可能在领导面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这样,不管怎么样,吴老汉如愿的收养了这个孩子。搬进了一间干净敞亮的屋子。更关键的是自己终于有个家了。家里有个孩子,这是吴老汉这辈子都奢望的事情。自己有一天也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吴老汉还是会想亲生的一样对待她

四。

一晃几年过去了,小小的女婴渐渐地长大成人。

地点:学校的门口,一群孩子围着一个小女孩。

一群小孩子(一边鼓掌,一边笑道):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

女孩:我不是傻子。(有点委屈)

一群小孩子:(大声)小傻子,小傻子,小傻子。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刺耳的笑声。

女孩随手上去推一个男孩,我不是傻子。

男孩用力的反击,一下子女孩被推在地上。男孩恶狠狠:你爹就是个傻子,那你就是个小傻子。

女孩坐在地上哭了起来,我才不是傻子。呜呜呜。

一个机灵的男孩,看见吴老汉来了,(大声)快跑啊,大傻子来了。

孩子们一哄而散,吴老汉看见自己女儿坐在地上哭,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冲了过来,可惜孩子们已经早早的跑远了。吴老汉狠狠地将砖头扔向他们,好像在发泄自己的怒气。

吴老汉扶起自己的女儿,双手抚摸孩子头发,安慰她。女娃还是哭个不停。

地点:晚上,安静的屋子里。

女儿:爸爸,别的同学都叫我小傻子?我真的是个傻子吗?

吴老汉:不,你那么聪明。

女儿:那。。。。。。

吴老汉:什么?。。。。。。说吧。

女儿:没事。

女儿:爸爸,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妈妈呢?可是,我却没有呢?

吴老汉:你妈妈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要好久才会回来呢。

女儿:那妈妈到底什么时候会回来呢?

吴老汉:女儿乖,你去好好睡觉,没准明天,妈妈就会回来.

女儿:恩。

躺在床上的吴老汉,看着孩子熟睡的脸庞,自己却捂着老脸,眼泪纵横,他能不知道孩子想问什么吗?他知道她那么懂事,怎么会伤自己的心呢?这才没有问自己为什么傻傻呆呆的吧!这个家里大概真的需要个女得来管管事了吧。

吴老汉:闺女,跟你。。。。。。。商量个事。

女儿:说吧!什么事啊!

吴老汉;你觉得咱们。。。。。。村西边的王婶怎么样?

女儿:王婶啊!爸爸,你觉得好就好。

吴老汉:(摸摸女儿的头)好嘞!乖女儿,把爸爸的。。。。。。那瓶好酒拿来斟上一杯。

女儿:恩。

过了不久,一个相貌精明的妇女带着一个小男孩住进了,吴老汉的老院子。

吴老汉:女儿啊!。。。。。。这就是你王婶。

女儿:王婶好!

王婶;好伶俐的小丫头啊。(摸摸头)儿子,这你吴叔叔。

那小男孩没有说话。

王婶(笑呵呵的说):这孩子有点怕生。

吴老汉:没事,没。。。。。。。事!

吴老汉看着饭桌上两个人和谐的气氛笑的脸都起了褶。女儿只是一个劲儿的埋头扒拉着自己碗里的米饭。

王婶:这个以后就是你弟弟了,小明,快叫姐姐。

那个小男孩一脸的不开心的样子,一句话没有说。

王婶:这孩子怕生,怕生啊!

吴老汉:来来,吃点这个,都吃,都吃啊!

地点:这天夜里,吴老汉在女儿房里。

吴老汉:觉得王婶好。。。。。。。吗?

女儿:恩,那。。。。。。。爸爸,王婶以后就要住在咱家了吗!

吴老汉:是啊!不。。。。。。。可以吗?

女儿:(咬着嘴唇)那以后妈妈要是回来呢!

吴老汉 不知道怎么说,:早点睡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

同样,这夜,住在吴老汉家的王婶跟自己的儿子,在一个屋子里。

儿子;妈妈,我不要在这里睡,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妈妈:好了,咱们现在这里住一段时间,再回家好吗?

儿子:不要!我不要跟那个大傻子住在一起,还要跟一个小傻子一起玩。

妈妈:这种话以后当着妈妈的面说可以,千万不要当着吴叔叔的面说,好吗?

儿子:为什么?我就要说,傻子,傻子,一个大傻子。(小男子气的再床上跳起来)

王婶一下子,把小孩子拉倒在床上,捂着他的嘴,还狠狠地打他的屁股,“叫你不听话,叫你不听话。”孩子哭着,红红的眼睛,一会儿睡了过去。

王婶:(摸着孩子的额头,把自己的头贴在孩子的脸上)儿啊!别怪妈,要不是你那个爸出车祸早早的死了,咱们娘俩怎么又会被别人赶出来呢。你放心,妈肯定让你好好的过下去。

时间:过了一个多月。王婶把吴老汉家的事情了解的差不多。

王婶:你现在住的这房子?是你的啊?

吴老汉:我哥的。

王婶:你哥的?你哥不是有一个房子了吗?怎么?

吴老汉;反正,我哥,让。。。。。。。我住就行了。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