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世界历史之法国,太阳王路易十四在位72年
图片 2
宋朝第一女词人李清照到底有没有改嫁,李清照的改嫁和离婚

遇见仙女的人,叮咚镇魂曲

纸上有被水状物浸湿的痕迹,有些字迹已模糊不清,小蓝隐约明白了一些事情,难道自己真的遇上了仙女?多么怪诞的遭遇,别人肯定不会相信。可是看那女子却没有一点仙女的样子,甚至有点痴呆,小蓝刚想完,牙齿忽然咬了下舌头,疼的他裂开了嘴,看来真的是仙人不可冒犯。

“嗯,我答应你。”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接着问道:“烧给你的衣服需不需要注意尺码?”

“露儿,你说奇不奇怪?我们这边的翠微小区是市里的重点绿化带啊……不准许随便盖房子的。真不知道那户姓萧的人家、是怎么能住到绿化林里去的?”今日是星期五,晚上不用夜自习。所以五点钟下课后,艾美就和周露儿结伴回家。夕阳将两个少女活泼泼的影子拉的很长,并肩骑着车,在回家的路上,艾美有些兴奋的说完了昨夜的遭遇以后,又有些奇怪的问同伴。周露儿听着朋友的话,眼睛也亮了起来:“是啊……能在这里盖房子入住的,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啊!——你说那个女的很漂亮?”艾美咯咯的笑了起来:“是啊,那个萧音的真是好漂亮!”她用力踩了一脚车踏,想了想,终于下了一个结论:“颜琳琳来给她提鞋都不配!”颜琳琳是她们海城女中的校花,公认的第一美女,然而因为脾气娇纵,在女生里面口碑却一向很差——所以艾美这一句话,立刻引起了周露儿赞同的大笑。“真的有那么美么?”笑完了,也快到家了,周露儿刹住车,笑着说了一句,“那么漂亮的女子住在这种地方……只怕是女鬼哦。”“胡说。”艾美笑着反驳了一句,然而心里却升起了一股凉意。那样空灵曼妙的年轻女子,半夜在树上吟诗的女子——看上去,真的很像古时候那些女鬼呢!“喂喂,我随便说的……你不会吓住了吧?”周露儿见好友脸上色变,立刻收敛了玩笑的神色,安慰道,同时眼睛一抬,看着前方,脱口低低叫了起来:“小美,小美……你看!前面路牌边上那个女的,是不是就是你说的萧宅里的?”艾美被她一说,也抬眼看向前面道路转弯处——那里,原木的路牌下,一个穿着紫色连衣裙的女子正弯下腰来,从路牌底下钉着的木箱子拿什么。即使是远远的望着,那样绰约的风姿,已经是让两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心折。“真的、真的是很漂亮啊。”周露儿怔了半天,才咽了一下口水,有些结巴的说,“看上去……像仙女一样。”仿佛听见了远处两个少女的议论,萧音直起了腰,对着这边笑了一下,招招手。“呀,你看……她有影子的耶!白天也敢出来,她不是鬼!”斜阳一样将紫衣女子的影子拖得老长,艾美一眼瞥见,发现新大陆似的低低叫了起来,舒了口气。“哈,小美你还当真了呀?我只是随口胡说的嘛。”露儿懒得再和她多说,看了一眼美丽的紫衣女郎,挥挥手,自己弯入了回家的岔道。忽然又想起来什么,扭过车头骑回来,从书包里掏出一册书塞给艾美,眨眨眼睛:“对了,这本我看完了——明天给我带沉音写的另外一本来哦!别忘了!”“好看吧?嘻嘻,一天一本的看小说,你小妮子还高考不?”艾美眨眨眼睛,却忍不住的高兴。“别忘了啊!”露儿对伙伴挥挥手,离开。“小姑娘,又看见你了——也住在这附近么?”路牌下,萧音笑吟吟的招呼。“嗯,是啊。我叫艾美,就住在绿化林那边的翠微小区。”礼貌的应了一声,艾美刹住车,跳了下来,看见对方怀里抱着一大袋子的牛奶报纸,不由一怔。“哦,我习惯了晚上写东西,白天睡懒觉,所以牛奶啊报纸啊,都要下午拿。”看见女孩的眼光,萧音笑了笑,解释,“本来这些都是由辟邪帮我拿的,不过今天他有事出去了。”辟邪……莫非就是昨晚那个来找她的男子么?艾美没有问,只是微笑着看着面前的美女。在夕阳下看来她,是比昨天清楚的多——她蓦然明白她了为何叫自己“小姑娘”的原因——近了细看,萧音看起来没有昨夜那般梦幻一般的美丽。她脸色过于苍白,化上了妆,也掩饰不住眉目中的疲惫和沧桑。她的面容依旧美丽,不过是韶龄女子的容色,但是她的眼睛无声的道出了她的年纪和阅历——那样的深远,复杂的看不到尽头。“嗯…你昨天晚上的文章,写完了么?”忽然发现,就这样呆呆看着对方也是不好的,艾美才有些红了脸,试探着问了一句。“写了一些,你要看么?”萧音回答,微微笑着,做出了邀请的姿态。漆黑的长发从她松松绾起的发髻上滑落下来,让她的脸色显得更加的清丽苍白。艾美本来想说不用了,然而看着紫衣女郎,她的眼睛里面仿佛隐藏着夜的妖魔,闪动着,诱惑而撩拨人的好奇——“好、好啊!”喉咙是沙哑的,艾美润了一下,才发出声音来,看了一下地面——那里,夕阳将萧音的影子长长的投在了地上。将车子锁在路牌边的栏杆上,艾美随着萧音走向了林子深处。满地都是酢浆草,没有开花,踏上去软软的,没有一丝声音。艾美跟在她身后,隐约闻见了紫衣女郎身上的香气——不知道是什么香水,闻上去凉丝丝的,却很淡。“萧、萧小姐,你住在这里,是写小说么?”一路无语,艾美好容易才想起了另外一个可说的,于是小心的开口询问,一边看着紫衣女郎白皙修长的手指。十指修长,指甲上涂着透明的指甲油,纤细的腕上套着一只透明斑斓的琉璃手镯,秀气而文雅。她记起教语文的方老师,也是有着同样类型的手,只是没有那么好看。艾美心里忽然一动,盯着对方手上的手镯看——奇怪,这个式样的镯子……好像,哪里看见过?特别是上面雕刻着的兽头花纹,似乎家里的某些藏品上也有。“嗯……”只是领着路,萧音的回答却有些漫不经心,仿佛在想着别的什么,从树叶间漏下的阳光在她身上斑斑驳驳的变幻着,她随口回答,“我一直都喜欢写故事,后来慢慢的也靠这些故事为生。住在这里,只是为了能安安静静的写东西而已……”“啊!那么萧小姐你是个作家,是不是?”艾美雀跃的跳了起来,一幅“果然如此”的表情,半是羡慕半是奇怪的看着她。萧音终于顿住脚步,回头对着女孩笑了一笑,淡淡道:“作家?那是称不上的——我写的只是不着边际故事,全部都脱离实际,在有些人看来完全是呓语而已。”“唔……故事又怎么了?我就喜欢看。如果不是看那些小说,我的语文也没那么好,我的作文在全国拿过奖的耶!对了,你看过沉音的书没?那个《遗失大陆》系列,我全看过了,可好看了!”艾美不服气的反驳,无意间透露了自己大考临近还在偷看闲书的秘密,马上回过神来,“哎呀,你可不要和我妈说啊……千万不能说的。”萧音笑了起来,侧过头看着十八岁的女孩,眼睛里的光流转不定。走了一段路后,左转,定下了脚步,对艾美道:“到了——就是前面那座白色的房子。”眼前忽然一亮。树林幽暗的光线忽然成了夕照的强光,没有一丝遮掩的迎面射过来,让艾美的眼睛条件性的闭了一下,才又睁开。道路一转,居然就从密林里面转了出去,外面是一片开阔的河滩——那是海城里面唯一的一条河:横河。正是枯水期,横河的水很浅,河床裸露出了大半,到处是一片白茫茫的石子滩地,在夕阳下刺的人眼花。在河滩的那一头,有一幢崭新的两层白色房子。样子是海城常见的,黑色的坡顶,暗红色门,房前满地未开花的酢浆草。很干净的房子,但是很普通。然而艾美在睁开眼睛的那一瞬间,却惊的呆住了。白色卵石的荒凉河滩、两层白色房子……那个梦!一切居然和她的梦境一摸一样!那一瞬间感觉到的冷意和恐惧,并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艾美好容易没有拔腿逃走,然而,却不敢看身边的紫衣女子——生怕一抬头,便看见了一个凄惨幽怨的女鬼的模样。“啊?怎么了呢,艾美?”耳边忽然听到了萧音的声音,问,“不过去么?”用尽了力气控制着自己,艾美一寸寸的转头,看着身边的紫衣女郎。然而,萧音仍然只是那样微笑着,美丽而安静。斜阳下,她的影子拉的很长。“嗯,嗯……只是太漂亮了……”支吾着,她回答,然后跟着萧音一起踩着白石的墩子过了河。河水清清浅浅,非常可爱,房子前面的花园没有栏杆围着,就这样敞开,庭院也没有好好料理,只是任一片野生的酢浆草生气十足的茂盛着。夕阳下,艾美跟着萧音来到了新房子前面,看着紫衣女郎走上台阶,拿出钥匙准备开门。然而,钥匙刚插进锁孔里,门却无声无息的开了。“哦,你已经回来了么?”她看见萧音对着门后那人说了一句,又嘱咐了一声,“把香点起来吧。”然后在门廊下回头、招呼她进来。艾美看着她闪身进了房间,自己却僵在了台阶上,怔怔的盯着那扇黯红色木门。门后,是什么?

太阳已经完全下去了,女子自窗前走了过来,坐在凳子上,嘴里开始唱歌。

“额……”

歌声又轻轻地响起来了,人影已经坐在地面上,头仍然抬得高高的,凝望太阳的方向。

“后来我就当着那张画像打起了飞机。”秦朝暮看着我,可怜巴巴的说道:“你不知道,我真的忍不住啊,那种感觉,太TM奇妙了。”

天渐渐亮了,一道道光线照得一切变得清晰,地平线上一座小小的木屋,沐浴着越来越亮的阳光,线条格外清楚。歌声忽然停了,一个人影从木屋里跑了出来,向着太阳的方向痴痴望着,分不清是男是女,身材纤瘦细长,长长的腰带轻轻摆着,飘飘似仙。

“你以为你为什么会遇到这种诡异的事情,你做过什么事情自己心里清楚。”我冷冷说道。

天黑了,小蓝望着那个发呆的美丽女子,肚子开始叫,难道她没有吃饭的意思吗?他在心里想,却不敢说出来,对她已经不是那么害怕,但距离是必要的。

“我一直看那张纸,魂都好像被勾住了,从早看到晚,在课堂上看,在厕所里看,晚上洗完澡就躺在床上看,后来,后来……”秦朝暮说到这里,脸突然红了。

这些变化,只是不喜欢我的白发,一根根的拔掉。我们没有太多的语言交流,却到现在还是恩爱一如往常,以前,是幸福的感觉,可是现在,我真的知道,凡人和仙女,为什么不能在一起,当我生老病死,这其中她所承受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我想,当年的王母是对的,凡人的生命太过短暂,根本无法给仙人长久的幸福,人间一年,天上一晨昏。如今就算我死了,她还有漫长的日子要过,我后悔当初的草率和一时惊艳,可当时的事情,谁能说的清楚呢?我爱她,再也无力给她任何东西,是我害了她。

我的鼻血差点就要喷出来,因为这个女人浑身上下一丝不挂,雪白晶莹的皮肤就像初生的处子一样,散发出一种迷死人的诱惑力。

喂!到底敢不敢去啊?不敢就说一声,哥们不会笑话你的,哈哈低闷而放肆的笑声一听就知道说话人说的是假话,站在最前面的那个少年猛地回头:谁说我怕了!我才不会,不过你要答应我,把我的牛赔给我那,我过去了,你,还有你,你们可都是证人啊,不要让他赖帐了。少年对着另外两个同伴说道。接着就要向前走去,其中一个男孩拉住他的衣服,紧张地说:小蓝哥,不要去,大不了我们一起帮你说到最后,男孩的底气明显不足,他知道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怎么样,小恶霸把他们的牛赶下了山崖,就是为了逼他们去那个村里人人害怕的鬼屋探险,据说那里有个专门吸人魂魄的女妖怪,去的人都会送命。小蓝哥为了他们不被活活打死,决心一个人铤而走险。条件就是把牛赔给他们,要知道对一个农家孩子来说一条牛是多么的重要。

“哈哈哈哈,小哥,你真是电影看多了吧。”女鬼吃吃的笑道:“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对眼前的女子产生了无比的好奇心,她是哪里来的?看样子绝对不是女鬼,而且言语不通,看起来痴痴傻傻,却美丽无比,不知道是谁这样狠心,扔下了她,难道她每天对着太阳,就是在等那个离她而去的人吗?

我慌忙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帮你弄到衣服吗?”

日子过得很快,她在渐渐的爱上我,甚至学会了说一些话,脸上有了微笑,多么动人,她说她是从上面来的,她手指的地方,是天空,天上真的有另外一个世界么?

“你昨天晚上到底看到了什么?”秦朝暮问道。

九月二十二日晴

我差点要吐出来。“这很正常,都是男人嘛。”我安慰他说道。“然后你就听见了那些奇异的声音吗?”

小蓝看到女子嘴巴微张,似乎在发音,也许以前的那个男子就是这样教她说话的吧!

“B90G-W58-H83。”女鬼缓缓说道。

隐约听到断断续续的歌词,从人影的口里吐出来,细弱的声音终于让人分清她的性别——一个不知为了何事而独自伤神的女子。

我的脸变的通红,但是又无法阻止她,只好说道:“你还要害我吗?”

啊!眼前忽然出现那女子的脸,小蓝顿时惊叫出来,还是被发现了,他沮丧地想,女子看着他,忽然脸上有了一种奇怪的表情。

我闭上眼睛,说道:“我有一个请求。”
 女鬼在我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轻轻说道:“你有什么要求,什么姿势我都能满足你哦。”

十月十二日晴

我试探性的问道:“那请问你的三围是多少?”我刚说完,连忙补充道:“你别误会,我只是想为你做一件合适的衣服而已。”

奇怪的歌,小蓝在心里嘀咕,却不敢说出来,看得出这个女子现在很专注,还是不要打扰她的好。

女鬼的手已经伸到秦朝暮的裤裆里去了,秦朝暮销魂的哼了起来,我看见女鬼的手在他裤裆里弄来弄去,而女鬼脸上则一直诡异的笑着,秦朝暮已经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享受这个过程。
 

啊!女鬼,一个念头冲进脑中,小蓝顿时清醒了一大半,记得当时他一见到这张脸,一种巨大的冲力袭击,他就不省人事了。直到现在才开始由意识,难道?自己已经被吸了魂魄?妈妈讲的鬼故事这时候发生了作用,他越想越害怕,紧紧闭上眼睛,不敢再睁开,许久,没有动静,小蓝耐不住好奇,恐惧心已经去了一大半,他知道自己还好好的活着,身上的肉还是有痛感的。又悄悄睁开了眼睛,脸上方却没有了那女子的脸,顺着眼睛望去,看到她站在窗前,呆呆地看着太阳慢慢降落在地平线。

“这个嘛,你要问你的朋友了,呵呵呵。”女鬼一边笑着,一边将身体压在我的身上,将脑袋靠近了我的脖子,她的手也不闲着,从我的后背慢慢往下摸下去。
 

趁她不注意,小蓝凑上前看了看,妈妈是个识字的女人,拜她所赐,他的文字功底很不一般,接着,他的目光就被那一页纸给吸引住了。

那女生压根就没穿上衣服,只是站在我约莫五步远的地方,刚才被头发挡住的地方全都露出来了,在我面前搔首弄姿的,别提多诱惑了。

何况这件事还有博一博的可能。他硬着头皮,对两个同伴说:我不在的时间里要帮我照顾好我妈妈!头一转,便向前走去

“我说过了,你要是不告诉我真相,我也不会告诉你真相。”我坚定的说道。

木屋不远处的一棵树后面,有几个少年正在探头探脑,向女子的方向张望。

我也坐了下来,说道:“这里没有其他人,你可以放心的说给我听,我也绝不会告诉其他人的。”

今天,我正在湖边读书,忽然金光一闪,我看到了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场面,有一个美丽的女人从河里升了出来,我怀疑那是水妖,却仍被她的美丽迷惑了心神,偷看了她许久,她没有发现我,在那里快乐的玩耍。许久之后,忽然就不见了,我一直在盯着她的,为什么会忽然就不见了,我很为这件事儿奇怪。

她对我笑了,如此邪魅而冷艳的笑,世间无见,相信任何一个男生看到都会被其吸引,被其震慑,被其控制。可惜我并不是第一次见到,我早就领教过了,比这更勾魂摄魄的笑容。
 

女子这时转过身来,小蓝忙将纸笺放回原位。看着她走近,到他面前,看着他,却不说一句话。

秦朝暮怔住了,说道:“你说什么?”

两个同伴看着小蓝一步步接近那个女鬼,小恶霸在一旁兴奋地看着,小蓝渐渐接近了,忽然,女鬼的脸朝向了他,只见他一声大叫,突然就躺倒在了地上,三个小孩顿时吓出一身冷汗,再也不敢看下去,头也没回地跑回了村里。

“好吧,那我就叫你憬哥哥了。”女鬼格格笑道。

心情很激动,我又一次见到了她,那个美丽的水妖,她再次出现在水中,浓黑的长发,柔软的腰肢,我偷偷欣赏着她,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想将之据为己有的念头。我偷走了她的衣服。看着她慌乱的神情,我知道,我做对了。如今,她正在我的身边,我将衣服藏在了一个除了我,谁也不知道的地方,我要她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我一直带在身上呢,不过也没有什么用了。”秦朝暮从内口袋里掏出一张褶皱的纸递给我,说道:“自从我听到那个声音开始,纸上的美女就不见了。”

女子轻轻摇头,小蓝几乎要哭出来了,难道真的如大人们所说,女鬼一到了晚上就会吃人的吗?那他不是惨了!!可接下来的一句话又让他充满了希望:你说什么?

我暗暗记了下来。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看的相信我小蓝向女子解释,刚才日记上说的就是她吧!嗯,越看越不像凡间人。可是妈妈说做人不能迷信的。应该是那个男子爱她至深,所以把她看成了仙女,小蓝这样想着,心里踏实了一点。

“你真的想知道真相吗?”我冷冷说道。

一缕细若游丝的声音轻轻传了出来,是在哼不知名的歌子,听不清意思,只让人觉得那唱歌的人满身都是悲伤。

秦朝暮瞪大了眼睛,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蓝不顾两个同伴的紧张的神情,决心走出去。如果他不走出去,那送命地就不只是他一个人了,妈妈常常教他要与人为善,就算他真的出了事,妈妈也不会怪他的,他想。

“诶,小哥,你这就冤枉我了。”女鬼在我身后幽幽的说道:“我不是不想穿衣服,只是我没有衣服穿咧。”

空肚子发出的声音越来越大,女子注意到了,回过头看他,小蓝有点尴尬地说:对不起,我饿了。女子仍然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看来让她做饭吃是不可能了,只好就这样忍着。眼睛又瞟到了那几页黄黄的纸?悖吹脚踊毓啡ィ±队滞低档啬闷鹄矗缚聪氯ァ:竺娴淖旨A杪遥乙丫挥腥掌冢粗降闹柿浚梢苑值贸龊竺娴奈淖质歉袅撕镁貌判瓷先サ摹?/p>

莫名其妙。

小蓝悄悄起身,向门口移去,准备偷偷跑回去,妈肯定现在很担心他了,说不定这在盘问他那两个同伴呢。

我愕然。

所以现在可以这么乖顺地跟着他学。

“然后呢,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问道。

原来是她没有听明白!而不是要等到晚上来吃他,小蓝不禁高兴的裂开了嘴。他用手指指村子的方向,做出睡觉的动作,看来这女子还不是一般的外像,竟然听不懂他说的话,女子跟着他的动作做了一遍,大眼睛盯着他,小蓝高兴地说:你看懂了啊,那请你放我走吧!我要回家了。

我踉跄着转过身去,嘴里嗫嚅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相信鬼话了!”

天地一片苍茫,黎明迟迟不现,黑夜显得格外漫长。

秦朝暮皱着眉头,靠着柱子坐到了水泥护栏上,良久才叹了一口气,说道:“看来是不得不告诉你了,虽然难以启齿。”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