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小雅之死,下一个就是你

灵异咖啡馆,分篇鬼故事

农村鬼故事之坟头钉,老醋花生

小时候住在一个小村子里,村子里面只有几十户人家,但是里面却住着一个相当厉害的人物,听说以前在政府部门做过镇委书记,在村里很有威望,过年过节的时候总有镇里村里的官员带着慰问品来看望他。
这里面最开心的人当然是我了,因为这个德高望重的人就是我的大爷,平时对我是及其疼爱的,他们给大爷带来的礼品中有什么好吃的自然是进了我的肚子。
小时候记得大爷的家里有两颗万年青,树枝的顶端被编织在一起,形成一个圆拱形,像一道门一样漂亮,万年青的旁边是一棵葡萄树,葡萄的树藤缠绕在这两科万年青上面。夏天,大人们总爱在树下打麻将,吃葡萄别有一番风味。
这次回到大爷家,是因为大奶奶脑淤血,血管爆裂抢救不及时,离开了人世,作为晚辈我们都需要给大奶奶披麻戴孝送行。还是一样的万年青缠绕着葡萄的藤子,像是被痛苦纠缠的人一样。
大奶奶的棺材就放在万年青的旁边,棺材的底部,放着一盏长明灯,火苗摇曳的飘着。屋内的大堂里,坐着几个法师,敲敲打打,还有一个专业的代哭的老妇。有时候,人的亲情,感情,也是花钱让别人来演绎的
由于大爷的关系,大奶奶并没有实行火化,而是连着棺材一起埋在了万年青的树旁,圆圆的坟前立着一块大大的墓碑。
从那以后,我总是梦见大奶奶邀请我去她家做客,她还是像以前的样子,只是两个脸颊非常的红,像是高原上经历了风吹日晒的样子,两块粗糙的高原红在大奶奶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有些让人不适应。
大奶奶您的脸怎么了?她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块糕点,这块糕点看上去色彩很鲜艳,很好吃的样子。我忍不住一口塞进嘴里,很香甜的味道,我使劲的咀嚼着,享受着美味。
大奶奶,这是什么糕点,怎么这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
大奶奶慈祥的笑着:孩子,你就留下来跟大奶奶做个伴,大奶奶天天给你吃好吃的糕点,好不好?
我虽然也很想吃这样的糕点,但是要我留下来,还是不愿意的,我哭着要回去,大奶奶就是不肯,最后露出凶狠的样子,向我扑过来,我一惊,醒了过来。
醒过来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爸妈在我身边抹着眼泪,眼睛红红的。看见我行了过来,焦急的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我有气无力的回答:大奶奶请我吃点心,还不让我回家,我挣扎着跑回来了。爸妈听完以后,便破口大骂起来。
第二天带着我到大奶奶的坟前订上了一棵铁钉,老人们说这样可以防止里面的恶鬼出来作恶害人。爸妈烧了一些纸钱,骂了一通便回家了。
后来我确实也没有梦见大奶奶,不过年过八十的大爷却又操办起了他的婚事。听说这位新奶奶比大爷小二十几岁,以前大爷在职的时候,两人便暗地里来往了,现在大奶奶去世,正好成全了他们。他们的婚礼没有多少人参加,家里的人多少是不赞成的,甚至觉得是丢脸的事没办法,这位新奶奶根本就不在意大家的脸色,硬是住进了大爷家。
没过多久,一天晚上,我们正睡得香甜,门外传来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爸很不情愿的去开了们,一看却是大爷,大爷不说话,拉着我爸就往他家走。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着急的事情,也都跟着他们来到大爷的家。
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很难闻的尿骚味。大爷的卧室里被弄得乱七八糟,床上用品和衣物丢了一地,夜晚用的夜壶也打翻了,里面的尿液流了一地,骚臭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此刻新进门的大奶奶正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一下一下的扇自己的耳光,一边扇一边说:我不要脸,我是贱女人,我是狐狸精
大家都吓坏了,我爸和几个男人上前去按住她,谁知道这六十几岁的老太太此刻也是力大惊人,硬是甩开了几个男人,跳下床,光着脚踩在打翻的尿液中不停的踩着,好像是在跳舞,尿液溅了她一腿。随后她头一歪晕倒在地上。
大家七手八脚将她抬上床,大爷上前使劲掐着她的人中,好一会她才醒过来。新奶奶颤抖着说自己本来是起来小解的,谁知道背后被人拍了一下,她转过头看见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对着她诡异的一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她形容的那个老人正是我去世的大奶奶。
第二天,大爷带着六根铁钉,订在了大奶奶的坟上,联合我爸妈订的一共是七根,听大人们说,大奶奶的鬼魂再也出不了这座坟墓了,除非等到铁钉朽烂的时候,才能再投胎做人了,这段时间就在里面好好平心静气吧。
后来就再也没有发生跟她有关的诡异事件。

一进门,便闻到一股很难闻的尿骚味。大爷的卧室里被弄得乱七八糟,床上用品和衣物丢了一地,夜晚用的夜壶也打翻了,里面的尿液流了一地,骚臭味充满了整个房间。

我记不清了。那年,二大爷家姐姐请女婿时候,我也回了老家,他们都去二大爷家喝酒吃饭,我就留在爷爷奶奶那院里,奶奶教我切肉丝儿。一块肉,中间片开,一片一片再片,切细溜儿的。我记得切的时候奶奶说,可以再片一下,还有点厚。我再片了之后,切出来的肉丝儿可真好啊。那天的菜也是我炒的,奶奶教我,啥时候放啥。后来,几年后,表叔在北京看病,我给做了芹菜炒肉。爸说炒得好,长进了,堂叔也说肉一点儿也不皮,很嫩,水平很高,其实我是按爸的方子做,但那会儿,就是想到奶奶了。

我虽然也很想吃这样的糕点,但是要我留下来,还是不愿意的,我哭着要回去,大奶奶就是不肯,最后露出凶狠的样子,向我扑过来,我一惊,醒了过来。

听妈说,奶奶手里有几件子宝贝。一对翡翠镯子,有一只被我爸小时候给摔了,一摔四瓣儿。另外一只,大爷离家时,爸偷偷给卖了,给他凑路费。碧绿的镯子,八几年的时候,卖了一百块钱。再有个鼻烟壶什么的,文革时候埋了,找不见了。

有一个小村子,村子里面只有几十户人家,但是里面却住着一个大人物,以前在政府部门做过镇委书记,在村里很有威望,过年过节的时候总有镇里村里的官员带着慰问品来看望他。

说到牛牛,想到那时候了。

后来我确实也没有梦见大奶奶,不过年过八十的大爷却又操办起了他的婚事。听说这位新奶奶比大爷小二十几岁,以前大爷在职的时候,两人便暗地里来往了,现在大奶奶去世,正好成全了他们。他们的婚礼没有多少人参加,家里的人多少是不赞成的,甚至觉得是丢脸的事……没办法,这位新奶奶根本就不在意大家的脸色,硬是住进了大爷家。

就在这儿小院当中,奶奶放个小桌,放几个小板凳。爷爷,奶奶,我,我们仨一起吃饭。

此刻新进门的大奶奶正披头散发的坐在床上,一下一下的扇自己的耳光,一边扇一边说:“我不要脸,我是贱女人,我是狐狸精……”

她见过自己的棺材。爸他们买了一块木料,说数得清的年轮有128个。

由于大爷的关系,大奶奶并没有实行火化,而是连着棺材一起埋在了万年青的树旁,圆圆的坟前立着一块大大的墓碑。

我在守灵的第二天早上才赶回家。两天匆匆过去,我又匆匆从老家回到北京。晚上睡下,一直想着,奶奶一个人在那里,那么黑,害怕了怎么办?于是不能睡,爬起来,对着家的方向跪下,喃喃告诉她:奶奶,不要怕,住新屋了,别怕。孙女儿不孝,没能伺候你。下辈子还给你做孙女儿,哪儿也不去,守着家,守着你,好好孝敬你,孝敬你们。

这次回到大爷家,是因为大奶奶脑淤血,血管爆裂抢救不及时,离开了人世,作为晚辈我们都需要给大奶奶披麻戴孝送行。还是一样的万年青缠绕着葡萄的藤子,像是被痛苦纠缠的人一样。

奶奶。

第二天带着我到大奶奶的坟前订上了一棵铁钉,老人们说这样可以防止里面的恶鬼出来作恶害人。爸妈烧了一些纸钱,骂了一通便回家了。

小桌儿上,有盘菜,煮熟的花生米,浸在醋里,晚上吃的饭吧,多半儿从中午就浸上了。入味儿,好吃。后来我才知道,原来有人叫这老醋花生。

“大奶奶,这是什么糕点,怎么这么好吃,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糕点。”

她有四个儿子,没有女儿。四叔跟爸说,咱娘这辈子,最疼的是我,最信任的是你。她快不行的时候,四姨姥姥和五姨姥姥来看她,她声音很小地对五姨姥姥说,让仨儿管饭。做最让她信任的儿子,爸心里,应该没有遗憾了吧。

大家都吓坏了,我爸和几个男人上前去按住她,谁知道这六十几岁的老太太此刻也是力大惊人,硬是甩开了几个男人,跳下床,光着脚踩在打翻的尿液中不停的踩着,好像是在跳舞,尿液溅了她一腿。随后她头一歪晕倒在地上。

入殓。

“大奶奶您的脸怎么了?”她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从一个盒子里拿出一块糕点,这块糕点看上去色彩很鲜艳,很好吃的样子。我忍不住一口塞进嘴里,很香甜的味道,我使劲的咀嚼着,享受着美味。

那时候的爷爷奶奶,样子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很精神。就这棵葡萄树,这盘老醋花生,这小桌,记得可清楚。想起来,都能觉到那份阴凉,闻到那股香味儿。

醒过来后,我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爸妈在我身边抹着眼泪,眼睛红红的。看见我行了过来,焦急的问我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我有气无力的回答:“大奶奶请我吃点心,还不让我回家,我挣扎着跑回来了。”爸妈听完以后,便破口大骂起来。

还有什么呢?

从那以后,我总是梦见大奶奶邀请我去她家做客,她还是像以前的样子,只是两个脸颊非常的红,像是高原上经历了风吹日晒的样子,两块粗糙的高原红在大奶奶原本白皙的皮肤上显得有些让人不适应。

听妈念叨过,奶奶年轻时身体不好,不能沾一点儿凉水,是个厉害的婆婆。后来,眼瞅着爸妈孝顺,对我们也越发好起来。

大奶奶慈祥的笑着:“孩子,你就留下来跟大奶奶做个伴,大奶奶天天给你吃好吃的糕点,好不好?”

哦,饭菜。

没过多久,一天晚上,我们正睡得香甜,门外传来一阵阵急促的敲门声。我爸很不情愿的去开了们,一看却是大爷,大爷不说话,拉着我爸就往他家走。我们不知道出了什么着急的事情,也都跟着他们来到大爷的家。

发丧。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