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毛骨悚然轶事之与蛇一起舞动,九号楼事件

农村鬼故事之坟头钉,老醋花生

小雅之死,下一个就是你


周奇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深夜,我坐在窗前,静静地等他。从前我们吵架,他也会出去走走,但从来没有像这一次这样走得这么久。
我打他的手机,始终无人接听,直到一个小时之前它忽然不在服务区了。我决定报警。接待我的,是值夜班的女警官。她心不在焉地记录着,用一种很厌嫌的口吻说:我可以帮你立个案,不过,一个成年男人和老婆吵架出去转两天,是常有的事儿,我看你还是回去再等等吧。说不定,这会儿他已经回家了呢。说完,她塞了张名片给我,说:我叫王茜,有情况咱们多联系。打这个电话就能找到我。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好离开了警察局。
三天前,我因为与老板不和辞职了。为此周奇和我吵了一架。他骂我太糊涂,不懂生活,是头自大又任性的猪。就在那天,他摔了饭碗,离开了。
天光微亮的早晨,我靠在沙发上有些昏昏欲睡。回想这些不开心的记忆,让我难过。就在这时,电话铃突然响了,里面传出一个男人沙哑的声音:你是周太太吧?是要你老公回来,还是要钱?
是绑架?我心里一片冰凉。我颤声说:先生,你绑错人了,我们没有钱。
那个男人却在电话里桀桀地笑起来,他说:没有钱我可以给你啊。咱们做道选择题,零点12分,你的老公在菊心街12号。但洛北街32号里有5万块现钞。你必须从中二选一。
这是个游戏吗?代价会是什么?5万块对别人来说,可能不多,但对丢了工作的我来说,却是个不小的数目。
菊心街和洛北街,一个在市南,一个在市北,完全相反的两个方向。我忍不住想起周奇骂我是猪的样子,让他吃点苦头也没什么不好,反正是个游戏。
于是,我酝酿出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给警察局的王茜打了电话。我恳求地说:王警官,刚才有个男人打来电话,说周奇在菊心街12号,让我零点12分去接他。我不敢去,你能和同事替我去吗?
王茜却将信将疑地说:我可以帮你,不过,你确定不会是恶作剧? 二
我在11点就到了洛北街,它在城市的北郊,深夜的街头,空落落地看不到一个人。我一直等到零点12分,才去推开32号的门。那里像一间陈旧的门面房,满是灰尘的屋子中央放着一个白色的大信封。我慌忙打开,里面确实有5万块现钞。
真没想到,这会是真的。我欣喜地跑出来,就等着王茜告诉我,周奇已经找到了。可是,直到我回家,那边也没有传来消息。我只好忐忑地打电话询问。王茜的口气,听起来有些含混。她说:事情严重了,你还是来一下吧。
难道是周奇出事了?我的心一阵急跳。如果为了5万块,就送了周奇的命,我这辈子都会良心不安。
王警官一直等在门外,她一见到我就说:周太太,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我只觉得一阵眩晕,说:周奇,他
王茜没有答话,只是带我去了法医室。看着那些冰冷的器械,我的身体忍不住颤抖。这时法医从里面拿出一只盖着白布的托盘。王茜小心地揭开,里而竟是一根无名指,黑色的血痂凝在婚戒上,显得异样恐怖。我惊声叫了出来:这是怎么回事儿?
对不起。王茜连忙盖上托盘,说,我到菊心街12号的时候,房间里只有这个。你能提供一些周先生的头发之类的东西吗?我们想提取DNA做比对。
我怕得牙齿打战,低声说:不用那么麻烦了。那是周奇的手指,我不会认错。
我呆呆地向外走去,王茜跟出来说:周太太,你能不能和我说一下详细的情况,绑匪是什么时候打来的电话?他有没有提什么要求?之前,周先生有什么异常,你多提供一些信息,我才能帮你找回他!
我突然发狂地大叫起来:没有!没有!之前我向你们报案,你们做了什么!现在出了事又来问我,我能知道什么!你们警察都是没用的吗?
王茜被我疯癫的状态吓住了。一个警察赶过来,一边对王茜使眼色让她离开,一边说:对不起,是我们失职了。您先回去休息,稳定一下情绪咱们再谈。
其实,我的疯癫是装给所有警察看的。因为我还没有想好,要怎样跟他们解释包里的5万块和周奇手指的关系。

电话铃响了。睡得迷迷糊糊的我觉得好像是在梦中。得接电话,得接电话……我在心里这样想着,好像好几回拿起了听筒。其实,我的电话没有放在床边,不起来是拿不到听筒的。我渐渐从睡梦中醒来,挣扎着下了床。我在黑暗中看了看夜光表,草壁走了还不到一个小时。电话铃不停地响着,看来对方是打算不等到有人接电话坚决不挂断。我突然清醒起来——这么晚来电话,是不是老家的父亲出什么事了?我赶紧拿起听筒,接连”喂”了好几声。我的嗓子沙哑,连我自己都听不出是自己的声音了。电话那头沉默着。怎么不说话,已经挂了吗?不对,挂了的话,会有长音的。听到那个咻咻的呼吸声的时候,我的感觉可以用”绝望”来形容。我浑身发冷,就像被塞进了冰库里,两个膝盖都哆嗦起来。令人恶心的咻咻的呼吸声变成了喘息声,让我联想到男人肮脏的行为。”带着男人回家了吧?”那男人说话时好像在呻吟,又好像在哭泣。我睡得迷迷糊糊的刚起来,一时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脑子里一片混乱,差点儿歇斯底里地大发作,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把电话挂断的。我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残留在心里的只是一种难以言状的肮脏感。我认为电话还会打过来,于是把所有的靠垫、被子什么的全都捂在电话机上。我再也睡不着了。那天夜里,电话好像没有再响。但是,电话打到家里来了,最后一道防线被突破了。打那以后,我每天夜里都会受到那个男人的电话的骚扰。电话基本上都是在我想关灯睡觉的时候打进来的。当然,我躺下来以后不久打进来的时候也有。我跟守泰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有电话打进来。我曾经怀疑这件事跟守泰有关,看来守泰是清白的。电话的内容也是逐步升级,说的那些话十分露骨,让人无法忍受。那个可恶的男人一说那些下流话,我就把电话挂断,但是他没有说够,还要打过来,如果我不接,他就不停地打,电话铃接连不断地响上好几个小时。由于我常常在夜里接到去做模特儿的电话通知,所以我也不敢轻易地把电话线拔掉或者不接电话。有段时间我豁出去了,假装外出旅行,就是不接电话,结果被他利用街上的红色公用电话截住。他威胁说,你是不是想叫你弟弟守泰吃点儿苦头啊?本来很安宁的日常生活完全被打乱了。我每月花二十万日元经营的小城堡,已经不是我的避风港,而是车辆往来的闹市。我每天晚上都在烟草味很浓的地方打工。除了要跟在同一个店里打工的其他女人冷战,还要硬着头皮接待那些每次都说着同样无聊的话的男人。头发带着浓重的烟草味回到家里,又要在电话里听那个可恶的男人说他自己的性感带是哪里等等令人恶心的话。我在想,都市生活到底是什么呢?它是一种非常微妙的,在堪称奇迹的平衡上面建立起来的东西。我家的电话号码被一个心理变态的男人知道了,仅此而已,我的生活就像一艘失去了舵手的航船,全都乱了套。我的直觉告诉我,发生这一切的原因,就是这离开地面几十米的空中生活。人,要想有安定的生活,需要坚实的大地。在乡下,在家里的地板下面,至少有自己生活的地面。踏在土地上,才有属于自己的生活。可是在东京这个大都市里,我的地板下面是别人的生活,同时我也生活在别人的脚下。在距离我这套两居室很远的下面,确实有一块两居室大的土地,但是,在这块两居室大的土地上,重叠着十五户人家。这想起来让人感到滑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这也让人觉得这是一种无所依赖的生活,简直就像生活在挂在半空的鸟笼里。以前,我觉得我的这套两居室的房间就是我的城堡,现在看来那是错觉。这只不过是一个鸟笼,我原来那宁静的生活,被人用一根与外部世界联系起来的电话线搅了个天翻地覆。我睡不着的时候,总是这样胡思乱想。由于连续数日睡不好觉,我的工作开始受到影响。我觉得有必要采取防卫手段了。我先给电话局打电话。打电话之前我想到这也许就是人们传说的那种所谓从地狱打来的电话,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希望找到解决的办法。我首先说了沿路的红色公用电话接二连三地响起,说是找我的。电话局的人听了开始沉默,我意识到电话局接电话的人在怀疑我精神不正常,于是我赶紧用简单明了的话解释,说有一个流氓每天夜里把电话打到我家里来,问能不能通过电话局找到对方,抓住他。电话局的人说:”如果警察要求我们那样做,我们是可以做的;如果没有警察的要求,我们不能那样做。”于是我给警察打电话。我没有再说沿路的红色公用电话接二连三地响起,说是找我的,以免警察也怀疑我是神经病。我直接说有流氓每天夜里把电话打到我家里来,能不能通过电话局找到那个流氓,叫他不要再骚扰我。警察说:”这个嘛,如果你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你有可能被杀死或者被伤害,而且给你打电话的那个男人正要到你那里去杀死你或者伤害你,我们是可以出动的,否则我们不能出动。而且,我们需要你提供确凿的证据。”证据?我不明白警察的话是什么意思。我是在向警察求助啊!”你也许以为我们能够帮助你,但是你知道吗,像你受到的这种程度的所谓骚扰太多了,多得数不胜数。如果我们碰到这样的情况都出动的话,那得需要多少警察呀?我们忙不过来呀!”我呆住了。我被坏人骚扰到这种程度,警察竟然说根本不值得他们出动!怎么?这种事情多得不得了?这样的事情,在这个大都市里每天都在大量发生?东京这个城市,在我眼里立刻变成了一座奇怪而又恐怖的城市。在这座城市里,这种程度的骚扰根本构不成犯罪!骚扰电话来得越来越频繁了。不单单是夜里,早晨、中午随时都会打来。每次接电话的时候,我总是在心里对自己说,这回应该是有关工作的电话吧,结果每次接电话都非常后悔。我痛感像我这样的自由职业者的生活对于电话的依赖性太强了。骚扰电话的内容也越来越危险。现在他不单单说一些露骨的下流语言,甚至威胁说,我再瞒着他把别的男人带回家来,他就要采取惩罚行动。我意识到自己已经处于危险的境地,便开始想,这应该属于警察说过的可以出动的情况了吧?在想到这一点的同时,我忽然想起警察说过的”证据”这个词。对了,录音!我怎么这么傻,到现在才想起来!我没有录音机,正琢磨着是找谁借一台还是买一台的时候,事态朝着令人绝望的方向发展了。

她气质温婉,楚楚大方,有一双可爱的大眼睛,但她已经失踪好几天了。我给她的闺蜜打了电话,给她的家里人挂了长途,登了寻人启事,但都没有她的消息。今天早上我却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警察局打来的,他们说在东桥头下发现了一具女尸,跟照片上的女子身形很像,让我过去确认一下。
警察也一下子辨识不了她是谁,因为王警官打来电话时说,那是一个无头女尸,只留下一副躯壳,穿着亚麻色的粗布裙和水红色的高跟鞋,看上去跟我发的照片有点符合。
我到了案发现场,已经挤满了很多看热闹的人,从他们的表情上我读出了惊恐、不可置信、怀疑..警察控制了案发现场,拉起了一圈长长的隔离带,正中间躺着的正是那具无头女尸。王警官把我带到了女尸前面,在路上来的时候,我就感觉到隐隐的不安,像有预兆似的,觉得被害者会是女友小雅,等看到了,我整个人彻底的冰凉,痛苦席卷而来。没错,是小雅,她手上戴着的正是我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一个天空蓝的戒指。
她说她喜欢天空的颜色,澄净,不含杂质,美的醉人。
水红色的高跟鞋别扭地扭成了八字形,左脚的脚踝处碎裂成一个很深的凹槽,王警官说,以他二十多年来的断案经验来看,东桥头下不是第一案发现场,小雅很可能是先被分尸后,再从桥上扔下来的。他职业性地分析着,可我再也不想听下去,我抓着王警官的手有点颤抖,眼睛像喷出了火一般,我哀求道:求你们,一定要找到真凶,将他绳之以法。
这是我们的职责,放心,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我点了点头,目光又投向了小雅,突然,我像是能看见她死时发生的一切,脑中有一个灰色的身影闪现着,因为是背着身,我看不到他的样子,但他的身形我很熟悉,是王洋,我最好的朋友。我看到他手中的尖锐的利器从小雅的脖子上抹过去,血喷涌而出,像四溅的红色水花
我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一步,摔倒在地上,这怎么可能?王洋是我最好的哥们,他怎么可能害死小雅。
在大学中我、王洋、小雅就是G大的三剑客。小雅长得好看,会唱很多流行歌曲,王洋弹得一手好吉他,所有的曲子在他的手中都能如流水般地流淌,我当时是文学社社长,大他们一届。我在迎接新生的晚会上认识了他们俩个,一问才得知我们都来自同一个省会,我算的上是他们的半个老乡。认识了之后的一段时间,为了让他们很好的适应新的环境,缓解因初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而产生的孤寂情绪,我时常找他们聊天,偶尔在腰包鼓的时候,会请他们俩个去美食城搓一顿。一来二去,我们之间的关系日益变的熟稔起来。后来也不知道,是日久生情还是本来就有好感,我喜欢上了小雅,深深地被她娇俏的容貌,古灵精怪的性格所吸引。
在那是个漫天烟花璀璨,人潮如织的圣诞节前夜我第一次牵了她得手,从此就再也没有放开过。为了有合理的理由跟她腻在一起,大三的时候我们共同创办了青草乐队。我负责歌词的创作,小雅是主唱,王洋负责谱曲。
青草乐队一时间风靡校园,有了一大批粉丝,我们三个也被评为校园十大风云人物。那是属于我们的光辉时刻。也正是有了那份经历,我们三人之间的关系才会变得很亲密。我当汪洋像亲弟弟一样的看待,王洋也温情地唤我一声老哥。
王洋杀死了小雅,打死我也不会相信。我甩了甩头,又向小雅的尸体看去,脑中的灰色身影不见了,也许这只是一瞬间的幻觉。
王警官又叫来了法医,将尸体抬上了警车。我和他一起去了警察局,签了死者的身份证明后,王警官说让我等尸体的解剖结果,我点点头,相信他们一定会查出真凶。
一周后,王警官那里还是没有什么消息。我有点等着不耐烦了,晚上洗完澡后我給王警官打了电话,他说,情况比较复杂,让我再等等,从他含糊的话语中我听出王警官是在敷衍我,所以我打算第二天一大早就去警察局寻个究竟。
小雅死后的几天,天空总是阴沉沉的,雨下着不停,晚上窗子上总会噼里啪啦地响起一阵阵急促的雨打声。那晚也是,雨好像比前几天更猛了一些。我躺在床上丝毫没有睡意。
以往这个时候,每当我睡不着的时候,我总回給小雅打电话。无论多晚,她总会接。看墙上的闹钟已经是凌晨两点多钟了,我惯性地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串号码。当手机屏幕亮起的时候,我惊了一跳,屏幕上的数字赫然是小雅的。恍然间醒悟过来的时候,苦涩涌上了心头。
看样子人一旦形成了某一个习惯,想改也改不了,我才意识到小雅已经不在了。漆黑的夜晚,蓝荧荧的手机屏幕,一串跳动的数字房间里安静的出奇,呆想了一会,正准备去按掉那串数字,却突然间发现小雅的手机是接通的。
我吓了一跳,揉揉眼睛,确信没有看错,接通时长已经过了50秒,这怎么可能?
我心里有点发毛,突然感觉到后背阵阵阴凉。
喂我抖抖索索地朝话筒问道:有人吗.?
死一般的沉静,话筒那边寂寂无声,手机屏幕上只有秒表跳动的数字。
不说话我挂了啊. 比死亡更可怕的是未知的恐惧。
等了很长一段时间,话筒里还是没有声音,我拇指按上挂断,突然,一声沉闷地呼吸声从话筒里传了出来,呼哧呼哧
像是九幽之地亡灵的呼吸。 谁惊惧再次汹涌而来,手机差点从手中滑落。
呜呜..呜呜断断续续的哭泣声从话筒里传来出来,在寂静的房间里,听上去让人毛骨悚然。与此同时,窗子那边传来了东西爬动的声音。我一转头,吓得再也说不出话来,贴着窗子的是一张碎裂的脸,面容上是一条条的刀疤,血从伤口处渗了出来,染红了蓬乱的头发..
天,竟然是小雅!
哇我哭叫出声,瘫软在地上,吓得不敢睁开眼来。那是我生平见过的最恐怖的一幕。
手机咯噔响了一下,是信息传来的声音。我闭着眼过了好长一段时间,窗子那边再没有动静传来,我才堪堪地睁开了一条缝。
窗子上的人头不见了。
手机邮箱里有一张未接收图片,我点开看到的是王洋行凶的一幕。
在警察局里,我见到了王洋,他面容憔悴,清俊的脸上长满了胡渣,一下子像老了十多岁。
在电话这头,我抑制住怨恨,问:为什么是你杀了小雅,我们三个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窗隔板那头的王洋凄苦地笑着,眼神中有掩饰不住的怨恨,可是,她喜欢的是你,而不是我,你知道吗,我追了她五年,从高中就一直喜欢着她,但她最后还是跟你在一起了。
王洋顿了一下,擦拭了一下泛红的眼角,咬着牙,接着说:我得不到的,宁可让她玉碎,也不会瓦全。因为她是那么圣洁,像一朵白莲花一样样不容玷污。
原来,这世上真有一种感情会因爱生恨,是我害了小雅。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