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吃得起鸡蛋吗

毛泽东传,林彪坠亡后的西方报道

奥斯维辛,之平津陷落

就我调查所知,凡是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践踏过的亚洲国家,都有关押战俘劳工的集中营。东南亚不是有过“死亡铁路”及泰缅铁路和“死亡行军”及巴丹行军的报道吗?而日军在亚洲设置集中营最多、杀害战俘最多的国家就是中国。据现已查到的史料记载统计,中国在二战中伤亡三千五百万人,有一千多万都是战俘劳工;日军在南京进行的大屠杀,三十万人中有九万人是放下武器的战俘。日军在中国设立的战俘集中营有四十余个,关押战俘约五十万人。如果算上日军在各地临时设立的战俘收容所、留置场,足有上百个,关押战俘约在百万人以上。

「七七事变」的主体经过可以分为三个阶段:

虽然具体到日本在中国的某一个集中营,规模可能不如德国的奥斯维辛集中营那么大,但关押地和关押战俘劳工的总数并不比欧洲少。虽然日本在中国的集中营不像德国那样把受害者整批整批地用毒气毒死焚烧毁尸,但日本对中国战俘劳工强掳关押、强制劳动、奴役残害并不亚于德国,仅在中国境内就形成了上百个万人坑和无数个乱葬坟。盟军在德国战俘营的死亡率是1.2%,在日本管理的沈阳盟军战俘营的死亡率是16%;而中国战俘在华北战俘营的死亡率高达40%,押到日本当劳工的平均死亡率是17.5%,死亡率最高的作业场达65%;押到伪满一些劳工作业地,死亡率也高达40%;为了保密,日本还在施工结束时,将一些在秘密军事工程施工的战俘劳工全部杀害。同德国法西斯比,日本折磨中国战俘的手法更为卑鄙,手段更为残忍。如果说德国的集中营是草菅人命,那么日本的集中营则是敲骨吸髓。

第一阶段:事变初期,即1937.7.7卢沟桥事变爆发到1937.7.11日本内阁下定决心大规模侵华;

北平集中营揭秘

第二阶段:事变中期,即1937.7.11到1937.7.26日军进攻廊坊和北平广安门

1937年7月7日,日本开始全面侵华,八年抗战开始。7月27日,日军向中国守军的驻地通州、团河、南苑发起总攻击。

第三阶段:事变后期,即1937.7.26到 1937.7.30北平沦陷。

据日军作战周报第四十三号统计,从7月7日到8月3日,日军在平津地区作战,在南苑、西苑、北苑、通州等地解除武装和俘虏中国军人八千三百余人。7月27日,日军对北平城的二十九军发动总攻,当日攻占了通州和团河的二十九军的营地。28日,双方又在南苑展开激战。总队长张庆余、张砚田趁通州日军兵力空虚,于28日午夜通电全国,举行起义,歼灭了通州日本的军、警、宪、特七百余人,击毙了日本特务机关长细木繁,活捉了大汉奸殷汝耕。日军知道后恼羞成怒,一面派部队增援,一面派飞机轰炸。冀东保安队无法在通州停留,于29日夜晚向北平撤退,到北平城下,才知二十九军已撤向保定。在通过北郊向门头沟转移途中,遭日军包围,冀东保安队孤军奋战,四面受敌,等起义部队到达保定,与二十九军会合时,两个总队一万多人的起义部队,仅剩下四千余人。另外,分散在天津、冀东一带,没有参加起义的三个总队万余人,也失去日军的信任,先后被日军解除武装。

图片 1

日军攻占北平城后,又在城区和郊县搜查二十九军和冀东保安队官兵,并对其大加残害。据当事人回忆,日军进入北平后,他被抓进拘留所,看到日本宪兵审讯八个被搜查出来的保安队士兵。日本宪兵用烧红的铁丝穿过保安队士兵的嘴巴,割去他们的鼻子、耳朵,割断前胸的肋骨,还在小腿肚子上割几道缝。有的被活活折磨至死。

图片 2

初步估算,平津沦陷后,被日军俘虏和解除武装的中国官兵及保安队员约两万余人。日军当时在南苑、西苑、北苑、通州、丰台等地的二十九军兵营和冀东保安队兵营,设立了临时战俘收容所,除直接送去当劳工外,其余战俘大多数都押到北平的西苑兵营进行集训。

自七七以来半个多月的打打停停,北平真正的激战只有4天。7月25日,日军在天津塘沽港卸下大批军用品,用40辆车日夜不停向丰台运送,此时,华北日军共集结10万多人。

北平集中营就是坐落在皇家园林颐和园的东侧的西苑兵营。这里原来是清朝御林军的兵营,后来变为吴佩孚的兵营、国民党中央军的兵营。二十九军进驻北平后,抗日最坚决的三十七师师部就驻守在这里。该营区除有宽敞的练兵场外,还有四座排列整齐的营院,每个营院都有十余栋坚固的二层小楼。日军占领北平后,也把这里作为日军的兵营,驻以重兵,同时把其中东北角一处营院作为关押战俘的集中营。

25日下午,大量前来增援的日军借口修理电线对廊坊第38师发起攻击,并占领廊坊车站。

因为日军刚刚占领平津,又开始分三路进攻华北,急需大批劳力修路筑桥,兴建军事设施。所以,日军把战俘送往伪满洲国、伪蒙疆充当劳工,在日军的枪刺下服苦役。有的战俘被送去修筑承德到古北口及古北口到通州的铁路;有的被送到张家口、大同等地筑军事工程。还把一些战俘编成伪军,送往张家口配合日军“围剿”抗日军队。因为战俘们有抵触情绪,不愿意去打自己的同胞,日军又把这批战俘送往石景山制铁所充当劳工。同时还把大批被解除武装的冀东保安队战俘送往吉林丰满水电站,在冰天雪地里饥寒交迫地挖沙挑石,多数人客死他乡。留在北平建营房、修工事服苦役的战俘,大都住在西苑集中营。

至26日12时日军完全占领廊坊,并进攻广安门,但进攻日军被击退。我守军退至通州,北平形势急剧恶化。

北平集中营直属华北方面军

下午,日驻屯军司令官香月清司向29军发出最后通牒,要求29军全部撤退到永定河以西地区并陆续撤退到保定方面,并以「如不照办即将采取一切必须步骤」相威胁。

7月26日,蒋介石认为日军进犯北平廊房、广安门,和平绝望,大战已开始。

晚9时,蒋介石对宋哲元当日来电做出回复,要求北平城防和宛平城防立即准备开战,切勿疏失;要求宋哲元立即到保定指挥,切勿再在北平停留片刻;并要求宋哲元决心大战,对沧州、保定、石家庄各线从速部署。

晚10时20分,日本“中国驻屯军”下达了攻击第29军的作战命令,要求7月27日正午对29军开始攻击。

7月27日,蒋介石已经预料到北平凶多吉少,并开始郑重考虑“万一北平被陷,则战(宣战)与和(停战)以及不战不和(应战),与一面交涉一面抵抗之国策”。并再次致电宋哲元,要求其“稳打三日,则倭氛受挫,中央必星夜兼程,全力增援也”。

日军对通县、团河、小汤山等地29军驻军发动袭击。

发现和平无望的宋哲元,拒绝日军一切要求,急令第二十九军各部集结平津一带,派人星夜赴保定,催促孙连仲北上支援。日军进迫北平四郊。宋哲元下令第二十九军备战。宋哲元向全国发出守土通电。

同日,日本在30,000名冀东反共保安队帮助下解除通州800名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九独立旅武装。

当晚,第29军第132师师长赵登禹也奉命抵达南苑,与副军长佟凌阁部署与制定作战计划。

28日上午8时,日军对南苑29军展开了猛烈的攻击。在空中与地面炮火支援的掩护下,日军第20师团高木义人旅团迅速攻至南苑机场。赵登禹闻讯,急忙赶往机场督战。

南苑守军29军特务旅2个团、第38师114旅2个团及师部特务团、骑兵第9师3个团,以及高炮营、装甲汽车大队等共计2万人左右在没有任何防空能力的情况下完全处于被动挨打的地位,通信设备被炸毁,指挥失灵,伤亡惨重。

位于丰台的日军驻屯旅团主力,前进到大红门地区,切断南苑到城内的道路,阻击向城内撤退的第二十九军,战至13时,南苑陷落,第29军副军长佟麟阁在混战中壮烈殉国,第132师师长赵登禹在向北平方向突围时,于大红门附近受敌截击,壮烈殉国。

第二十九军特务旅、第三十八师第一一四旅、骑兵第九师等部向日军发起攻击。第二十九军第三十七师一部向丰台日军进攻;15时,参加南苑战斗之日军返回丰台支援,打退第三十七师所部进攻。日军独立混成旅攻占清河镇。该地守军冀北保安部队第二旅退守黄寺。日军独立混成第1旅团占领沙河。

当日下午2时,宋哲元召开军政首脑会议,委派张自忠代理自己的冀察政务委员长、冀察绥靖公署主任职务并兼北平市长。

随后蒋介石接二连三致宋哲元密电,督促他及时赴保定坐镇。28日晚,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之命的刘健群和戈定远秘密来到北平,见到了宋哲元、秦德纯及张自忠。宋哲元答应必到保定。

当晚宋哲元率秦德纯、冯治安、陈继淹等乘车转赴保定。

第三十七师官兵奉令由宛平、八宝山、门头沟一线撤离北平开赴保定,沿途受到了日军飞机的跟踪轰炸。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