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图片 3
被丹药活活毒死吗,日本武将丰臣秀吉的死因如何
图片 2
放山奇遇

被赶出门,吃人病毒

我终于回来了。三年后的一个中午,我又一次踏上了这块热土,这个曾经给予我梦想的城市,只有在这里,我才会找到自己,找回往昔的热血与激情。可是下火车出了站台,我的激情渐渐冷却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恐慌。我不知道是哪里不太对劲,可能是我正走着的这条街道,也可能是身旁的某一幢大厦。

1
  晚上睡觉,我听到隔壁在吵架。大概十二点,我心烦意乱。敲了敲墙,那边没动静了。我刚要睡下,他们又吵了起来。几乎一晚上都没睡觉。早上我去敲他们的门,里面没动静。继续敲了几下,确定里面没人我就走开了。
  冲了杯牛奶,坐在沙发上发愣。或许我早上睡觉时他们出去了。脚下是一双女士棉拖鞋,更确定了晚上有合住的人。刚搬过来住,要和他们友好,想要晚上请他们吃一顿饭。我选的是楼下的一家小餐馆,我经常在那里吃饭,很不错,老板娘也漂亮。
  在晚上时,他们却没回来,等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在不知不觉中睡着了。等醒来时他们在吵架,我去敲墙,他们安静了下来。我刚睡下,他们继续吵架。
  我终于忍不住了,破口大骂,他们安静了下来。此后今晚没再争吵。我倒有点不好意思,同住一个房子,不该冲着他们发脾气,我想早上去道个歉,顺便劝慰他们莫吵架。但是到了早上他们都离开了,在我睡梦中。
  中午,房东过来了,带着一个年轻人。他是新来的房客。房东给我们做了介绍,年轻人热情地伸出了手,同我握手。我迟迟没有伸出来。
  我说:“隔壁不是住着两个人?天天晚上吵架,让我都睡不好。”
  房东说:“小伙子你瞎说啥?房子一直空着,哪来的人?”
  那个房客走了,房东怨恨我砸了他的生意,非要把我赶走。我刚在这座城市立身,决定不搬走。房东倒是个好心肠的老年人,唠叨了几句就走了。
  我看着那双粉红色的棉拖鞋,猜想晚上肯定有人来住,估计是以前的房客,留了钥匙。
  我是外地人,且喜欢安静。不管隔壁是不是有人住,我都随他了。况且我早告诉房东,隔壁有人住,他不相信,不怨我。
  我就这么住着,早出晚归,也从未见过隔壁的人,房东也再没有带新房客过来。我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生活。在我的租房生活中唯一不同的就是那双在客厅饭桌前的棉拖鞋,有时摆放得整齐,有时歪歪扭扭地放着,有时一只离着另一只很远。每天我都观察它们,消磨我日复一日的枯燥乏味的生活。
  2
  我在楼下的那家餐馆吃饭,靠着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消磨早上的时间。坐得久了,一些固定的风景就成了我早上的全部。那个卖馄饨的摊位,那个气宇轩昂的牌坊,那个行色匆匆的美女。有时我会想象那个女子是隔壁的那个女人,她早上起床买早餐,我去上班时她刚好赶回去。我们的生活是平行线,永远不会相交。
  某次,我想和那个美女有个艳遇,坐在了馄饨摊位前,等着她的经过。老板娘看着我的到来,很是兴奋,如乌鸦一样让人厌烦。我挣脱开她的纠缠,望着东方她过来的方向。如期而至,她的步伐均匀,体态优雅,如同一块白色的云,飘了过去。
  我没有勇气同她交谈。我回到了饭店靠窗户的那个位置,她的影子已经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我再也没有和她交谈过。每天早上我都是坐在固定的位置上,望着她经过那里。
  隔壁的女子,是不是这个女子,我也没有再追究。晚上仍旧是吵架,我已经习惯了那样的夜晚,正如我习惯了早上坐在这个位置去看那样一个女子一样。
  老板娘问我:“这么久了,看你每天都在看,外面的风景好看么?”
  我没有回答她的话,那时正好女子走过,我去看每天都在重复的这道风景。
  老板娘继续说:“都是老顾客了,欢迎去我们的新店,我们在……
  我扭过头去看她,求证自己没有听错。
  老板娘重复刚才的话,他说:“我看你是呆了,告示都在门口贴了一周了。”
  我注意到了门口的那张白纸打印的那张告示,黑字写得清清楚楚。我抱歉说:“没注意。”
  明天我就不坐在这个地方了,安静地看那些风景:馄饨摊儿,牌坊,飘过的女子。我会不会再寻一个地方,去坐下来看那些风景。可角度不对,心情有了改变。我再也没有去看它们。那些曾经的风景成了我的记忆,偶尔浮现,就如海市蜃楼。
  我早上开始在家吃饭,慢吞吞地做早餐,慢吞吞地吃饭,那双粉红色的棉拖鞋重新成了我早上的全部。
  3
  我突然有了一个恶作剧,把拖鞋放在了阳台上,希望它们的主人找不到而嗔怒。
  我把它们整整齐齐地摆在了阳台上,有阳光照射的地方。女主人穿上它们的时候,脚上会暖和。
  到了晚上时,那双拖鞋回到了原来的地方,整整齐齐地放着,看来隔壁的主人来过了,她会不会感谢我的好意,而没有想到那是恶作剧?
  我想见到那个女人的愿望越来越强烈,即便她让一个男人挽着手走进隔壁的那间房子。
  我有的是时间等待,躺在床上,听着外面的动静,希望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他们交谈的声音。因为除了他们的吵架,我再也没有听到过别的声音。
  等了一晚上,终于没有打败睡眠的魅力。当我醒来时仍旧是他们的争吵。有何怨恨,值得吵个不休。我听来听去,声音却模糊,如同另一个世界的事情。
  到第二天,久不出现的房东再次出现了,他带了一个房客,那仍旧是一个男子,只不过瘦弱了许多,戴着眼镜,一副大学生的样子。他搬着沉重的行李走进来的时候,我不忍心他满头大汗的样子,帮着他搬运行李。
  他感谢我,请我喝啤酒。在喝酒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一双拖鞋,他醉熏熏的样子,眼睛咪成了一条缝儿。他说:“哥们儿,怎么没见女朋友?让咱也过过眼瘾儿。”他是看着那双粉红色拖鞋说的这句话。
  我把事情和他说了,告诉他房东不知道有人免费住房。他为难了:“那晚上怎么办?一个美女好说,再来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我如何消受?”
  我出了一个主意:“住了这么久了,我还没有见过那个美女,要不晚上咱们轮流守着,看他们几点回来?”
  他同意了我的建议。我们一直守着。那晚我们守了一夜,没有见他们回来。已经十二点多了,我们决定一个人先去睡觉,另一个人继续守着。当我们在决定谁先守着时,我们听到了隔壁的争吵。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紧紧抱着我,我们都不敢说话,听着那边清醒的吵架声,如一把大刀横劈夜空。
  我们一夜都没有睡,一夜都没有说话,他抱着我,如同一对浪漫的情侣,我们坐了一晚上。
  自己在这个房子生活了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见到活生生的人了,却比以前害怕了。
  然后我们都搬出了这座房子。房东气急败坏地问我们原因,戴眼镜的男人已经吓破了胆子,他变得结巴起来。他的回答让房东很愤怒,他说:“你把我五马分尸我也不住了,你房子里有鬼。”
  房东说:“你放屁!”他说完这句脏话以后就把愤怒转嫁给了我,他说:“是不是这混帐小子胡说八道?”
  我说:“你说啥是啥了,反正我是不住了。”
  房东不退我们房租了,我的是交了一年,他的我不清楚。我就是交了一万年的我也不住了,太吓人了。我的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
  4
  在附近重新租了一套房子,正好在那座房子的南边,在窗户上可以看到那个房间。我并非有意为之,这个小区房租便宜,上班离得近。我是找了一起合租的,确定隔壁是两个像早晨的麻雀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的女孩儿,她们都是活的,百分之百。
  这个位置让我重拾起了那个女子的回忆,她总走在大街上,路过馄饨摊儿,路过我经常坐在靠窗户坐的那家餐馆。现在这个位置,我看到她经过混沌摊儿,过来马路,经过我以前住的那栋楼的北边的一条路。消失了。我可以肯定她住在那栋楼上。会不会是我隔壁那个女人?不得而知。我一直不认为隔壁是鬼,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鬼,即便有,也是如那个女子一样美丽善良的女鬼。
  想起那个眼镜男孩儿来,我有种嘲笑他胆小的感觉。自从我们分手,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我觉得他就是和那个餐馆,餐馆的老板娘和顾客一样,我们永不会再见面,倒不如这个天天路过的女子,我们是平行线,永远相望,即便不会交集在一起。
  在晚上时,寂静的夜晚,不免去望一下对面的楼。那里的房间从未开过灯,始终是黑暗的世界。我想是我听错了,隔壁压根没有声音,房东也证实里面没有人住。可是眼镜男孩的出现推翻了我那时对自己听觉的怀疑。一个人听错了,两个人也听错?
  
我想把这些事情告诉那两个无忧无虑的女孩,让她们也知道什么是害怕。现在我不想了,压根我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上班,下班,吃饭,睡觉,我们互不干涉。我有时在想,这和隔壁住着女鬼有什么区别?那时有充满了神秘的感觉和对那双粉红色棉拖鞋的无限遐想,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对每天路过的那个女子的一种习惯性的观望。
  我希望这么平淡下去,直到生命的终结。但是我的故事就没有必要讲下去了。
  在一个晚上,我听到隔壁的那两个女孩儿安静了不少,其中一个神秘兮兮地对另一个说:“北边那个楼四楼,是个鬼屋。”我不知道她们说的是不是我住的那个房子,但是有点后怕。我希望两个女孩儿继续谈下来,我想了解一下更多的情况,可是她们恢复了叽叽喳喳打闹的声音。对于这一切我都已经熟悉了,习惯了,正如我熟悉了和习惯了每天晚上两个人的争吵。
  我有时不敢看那个房子,但忍不住去看它。那个房子里的灯永远不打开。——在住的时候我没有注意,隔壁那灯晚上是不是亮着或者黑暗着。
  而我在发现这里有一双同样的粉红色棉拖鞋的时候是一个早上,我吃着早餐时看到的。只不过它们很早就让其中的有个女孩儿穿走了。她说:“叔叔。让一下,我的鞋子。”
  声音很熟悉,让我有点头皮发麻,我摇了摇头,告诫自己,别精神出问题了。
  5
  我仍旧是每天早上望着楼下
,看那个卖馄饨的摊位,看那个气宇昂轩的牌坊,看那个经过的女人。时间像溪水一样,不仔细听,没有一点声音。
  其实我想坐在那个餐馆里靠窗户的位置,看眼前的这些东西,不动声色地观察这一切,甚至怀念晚上听到隔壁吵架的声音,但是这一切都成了模糊不清的记忆。
  我去那餐馆的地方走走
我早上有充足的时间独处,正如我明天也有充足的时间独处一样
  餐馆已经不复存在,一片残余的砖瓦残片陈尸在野外。路那边是生意兴隆的馄饨摊儿,老板娘向我打招呼,我过不去,我发现我和她出现在两条平行的线上。
  还有一件事,这个早上,我看到了眼镜男孩儿,我想着我们的轨迹只是交叉的两条线,道路会越走越远,没想到竟会再次相遇。当然,也会认错人,毕竟许久不见了,我忘记了他的样子,只记得瘦的可怜,戴一副高度近视眼镜。
  他走得匆忙,匆忙的没有认出我来,我想跟他打招呼,他已经走远了。他往西走,消失在了车水马龙的路上。我做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他的行走路线和那个女子吻合,至少平行。但是只是猜想,正如我曾经猜测那个女子是住在我隔壁的女子一样。
  我回家时,已是傍晚,一个女孩子在看着漫画书,我们之间没有共同语言,她更不会同我打招呼。
  我坐下来,准备吃下班路上带回的晚餐。我看到她穿着那双粉红色的棉拖鞋,脚趾头向上弯曲着。不是早上那个喊我叔叔的女孩。她看起来更文静一些。
  “叔叔”,像早上说话的那个女孩的声音,我抬起头来望着她,迎接着她接下来的话。她说:“你知道吗?对面那栋楼上有个鬼屋。”
  我勉强挤出来了一个笑,我说:“世界上哪有鬼?”
  她说:“你害怕了!”说完跑回了她们的房间,留下我一个人,望着空荡荡的客厅,不知如何是好。
  我回了我的房间。天色逐渐暗下来,想打开窗户看一下傍晚那个女子是自西向东走过,还是自东向西走过。但是什么也没有看到,只有北边的一片废墟,还有那个屹立的牌坊。
  在这个傍晚,似乎最后一缕阳光散尽的时候,我看到眼镜男孩儿站在我们住过的那个房子的窗前,很快把阳台的窗帘拉上了。夜色就逐渐暗了下来。
  眼镜男孩儿还在那个房子里干什么?他知道了什么秘密,不再害怕隔壁有鬼?还是他就是隔壁争吵的那个男人?我胡乱猜测着。至于那个经常路过馄饨摊儿的女孩儿是不是隔壁的女鬼,就谁也不知道了。我也懒得去猜了。
  我继续住在这个房间里,早上望着那个馄饨摊儿,那个牌坊,那个走起来像飘一样的女人。路北边的高楼大厦也在建设了。我也在看对面的那个房间,它一直没有亮过灯,我也再也没有见到过眼镜男孩儿。隔壁的两个女孩儿也很少和我说话。这些好像都和我没关,就如其实我和这座城市无关一样。

我最先看到的,是一套丝质内、衣。

为什么人们的脸是那么的苍白,眼睛是那么的无神,似乎没有眼白的样子。城市里的某些信息正告诉我,三年内的巨变有多少。我抬头望望天,似乎比三年前更晦涩,更混浊了,这就是工业城市带来的可怜后果。匆匆而过的行人脸上,我再也寻不到三年前的淳朴与自然了。这个社会太现实了!

脸上的热度还没有退,又重新烧了起来,看看四周没人,对着内、衣愣了一会儿神拿出来穿上,又在心里狠狠的疑惑了一把。

我需要谋个新职位,逃离过去单调乏味的生活,不过对于眼下的我来说,找个安定之所才是当务之急。还好在临近黄昏时,我总算在郊区租到了一栋二楼的房子,一室一厅,价钱我也很满意。

为嘛尺寸这么准?

为什么三年后我又回到了这里?在外地工作实在太累了,身体累,心累。即使外界再精彩、再诱人、再繁华、再喧嚣,却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来的,尤其像我这样为生计而漂泊的人。虽然这个城市对我来说并非是家乡,但起码我对这里的事物感到亲切,感到温暖,因为我在这里读完的大学。所以,在外地打拼三年后,我毅然回到了这个给我温暖的城市,想找回曾经手执鼓槌的自由生活。

还有一件白色的衬衣和一条牛仔裤,穿上很舒适,看上去也清爽,是我喜欢的样式。

房东是一个老太太,初次见到她,我倒是吓了一大跳。她大约六十多岁的年纪,脸却是少有的惨白,一道道皱纹勒在脸上,倒显得多余,尤其她的眼睛,似乎没有眼白,给人一种眼窝深邃的空洞感觉。我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她。哦,不是。我想起来了,刚才在大街上见到的人,几乎都是这样的。如果是在晚上碰见她,我一定会发疯的。

对着镜子看着里面的自己,脸还是很红,做了几个深呼吸,暗骂自己没有见过世面。

在二楼的即将是我的家门前,房东伸出干枯的、钩子一样的手。

来到一楼的时候,客厅里并没有人,那个佣人从餐厅里走出来说道:“您下来了,来吃早餐吧。”

这是房间钥匙,你收好。

桌子上有几样精致的小菜,还有几个小包子,一碗粘稠香浓的粥,一看就让人觉得特别有食欲。

她说话的声音非常冷,听了叫人浑身不舒服。

我一边吃一边漫不经心的问道:“四爷呢?”

我忐忑不安地从她皮包着骨头的瘦手上抓过钥匙。说实话,我太害怕了,真担心她在晚上会偷摸进入我的房间,张开大口,用她那滴着涎液的锋利牙齿,大口地咬啮我的皮肉。

“先生已经出去了,临行的时候交待我要照顾好安姑娘,还说,如果给您的东西不合适,就让我帮着调换。”

记着小伙子,我就住在你头顶的三楼,晚上你要早点回来,不要太吵。

我微呛了一下,垂着眼睛问道:“不用麻烦了。”

房东嘱咐好,蹒跚着上楼了,在楼梯拐角处,她用眼角的余光瞥了我一眼。那一眼我终生难忘,目光中说不尽的狡诈与诡谲,直觉告诉我,她在狞笑,无声的狞笑。

匆匆吃了早饭,想着这样离开也太不厚道了,顺手拿起客厅茶几上的便签写了几行字。

我消受不了她看人时的样子,觉得头皮发炸。来不及想太多,我用钥匙打开门,把沉重的行李箱搬进了新家。

刚走到门口,佣人说道:“安姑娘,这双鞋是先生让我给您的,您穿这双出去吧。”

房间似乎很久没人住过了,地上、墙壁上满是灰尘。卧室很简单,一张破铁床,铺着简单的行李,一张书桌,一把椅子,一个不知是什么时代的衣柜。

我衣服坏了,但鞋没坏,便问道:“我的那双呢?”

唉,谁叫自己天生穷命呢,暂且先委屈一下自己吧。

佣人摇了摇头,“我没有注意,打扫的时候已经不见了。”

等我把一切都收拾妥当,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我不习惯在火车上吃东西,所以肚子早就饿了,便出了门去找饭店。还好,出了小区不多远,就有一家饭店,规模不大,里面稀稀拉拉的有几个顾客。这里的人习惯了早睡早起,所以一般到了这时候,饭店里几乎没人了。我找了个僻静的位置坐下来,叫过服务员,随便点了两个菜,一荤一素,搭配合理。

这双新鞋子新式很简单,但上脚很漂亮,也特别舒适,上面没有什么标签,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牌子的。

有茶水吗?

昨天来的时候是晚上,也没有好意思看,今天早上仔细一看,我不禁抽了一口气。

您等着,我去拿。

好大啊……

没多大工夫,服务员就把茶水端上来了。坐了那么久的火车,我确实渴极了,刚倒了一杯,我吃了一惊。茶水竟然是红色的,和鲜血没什么区别,我似乎还闻到了一股腥甜的味道。

这个院子,这还是院子吗?干脆叫球场得了,当然要比球场漂亮得多,还有一个游泳池在阳光下闪着波光,难怪昨天晚上会有水声。

服务员,搞错了吧,这是茶水吗?

一个年轻男人走过来说道:“安姑娘,我是阿东,您要去哪,我送您。”

是呀,有什么问题吗?

我去哪儿?想了一下决定先回住处,然后好好计划一个方案,好不容易得到裴靖康的承诺,我不能浪费。

附近的一个服务员走到了我的身旁。

车子停在楼下,我租住的是一个老式小区,这里的老年人比较多,所以……八卦也特别多,东家西家基本上没有什么秘密可言。

这茶怎么

“哎哟,小安,你回来啦。”刚一下车,房东老太太就走了过来,眼睛一个劲儿的往车里瞄,看向坐在驾驶座上的阿东。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