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全世界可能都是河南人后代,六种有记载的未知生物

平凡人生曲折路,二娃子的婚事

仙女对食日记,离世之旅

2)奇怪的图案
之后的几天,苏成想方设法地接近蒋岚,而对于他的这一系列行为,陆小青居然视若无睹,或许真如苏成所想,陆小青爱的不过是他的地位和金钱而已。
一天晚上,公司在酒店的底楼开了一个酒会。
酒会上,陆小青坐在一张长条椅上,看着同事们在舞池里跳舞,而她身边的苏成,目光却死死地落在对面椅子上正和另一个男同事谈笑风生的蒋岚身上。
那天晚上,蒋岚又穿了一件红色低胸连衣裙,丰满的乳房好像一不小心就会将裙子给撑破了。苏成没看几秒,就有些受不了,他连忙给自己点了一支烟。
这时,陆小青站起身来,说:你们玩吧,我头有点昏昏的,先上楼去了。
苏成没有理她,等她钻进电梯之后,就站起身来,朝蒋岚走去。
你好,苏经理。蒋岚抿嘴一笑,清瘦的脸颊上浅露出两个酒窝,眼睛像是一汪潭水,随着她的笑,甚至能看到里面潋滟的波光。
苏成很绅士地点点头,递过去一杯酒,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眼熟,真的。
苏成本以为她会觉得这样搭讪的方式很土,没想到她主动跟苏成碰了一下杯,淡淡地说:我也是。
苏成一下就轻松了不少,很快恢复了他健谈本能。蒋岚也并不输他,两人你一句我一句,其实谈话就跟下棋差不多,要棋逢对手才会显得有意思。
等两人喝完了最后一杯酒,酒会上的人都已经走完了。蒋岚突然靠在了沙发上,胸部随着急促的呼吸上下浮动,苏成又有些慌了,他掏出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支。
我想你得送我上楼,呵呵。蒋岚翻动着红唇说。
苏成掐灭了烟,将蒋岚从沙发上揽起来。虽然苏成的身体还算好,但喝醉的人就像一滩肉泥,是完全没有力气的。苏成费了好大力才将她扶到了房间门前,苏成从她的身上掏出房卡,正要去开门,蒋岚的手搭在了苏成的肩上。
苏成扭过头去,目光落在了蒋岚的眼眶里,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都快燃起来了。苏成俯下脑袋,在蒋岚的脖子上发现了一个淡青色图案,是两个交叠的三角形,可那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闭上眼睛的同时,他一个吻重重地压在了她的双唇上

这一次,他结交的女人叫程雪,一个公司老板的老婆,像他碰到的大部分有钱女人一样,她们的丈夫在生活中往往是缺席者,她也不例外。她三十五岁,不算小,但也不算太大,因为保养得当,皮肤依旧紧致有光泽,一头长发披散在腰间,乍眼看去就像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姑娘。而与其他人不同的是,程雪的欲望似乎更加强烈。

“好啦,我明天就放你假,温泉别墅带香薰spa我全包。但是现在你给我打起点精神来。”

1)贴封条的房间
到年底了,因为这两年效益不错,公司董事会决定让大家去日本免费旅游一次,以此作为鼓励。接到这个通知的那个晚上,苏成又没有回家,和他的情人陆小青在租住房里缠绵了一夜。
苏成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但他的一切并不仅仅只因为他的努力,更大的原因还是,他的岳父是这间公司的董事长。
到了东京,住进星级酒店的时候,苏成特地将陆小青的房间安排在他的隔壁,这样,他们会方便许多。
傍晚,他带着陆小青出去购物。回来时路过酒店大厅,他们碰到了一个身着红色大衣、浓妆重抹的年轻女子。苏成本来不大喜欢太妖艳的女人,可他也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个女人的第一眼,他就觉得眼熟,而她身上那件红色大衣更是牢牢地吸引住他的目光,那种红倒像是被施了魔法一般,轻易就要了他的命。
就在擦肩的一瞬,陆小青很自然地和那个女人打了个招呼。苏成觉得奇怪,就问:哦?她是你的日本朋友?
陆小青拍了他一下,笑嘻嘻地说:我哪有什么日本朋友,她是我们公司新来的职工,还在试用期呢,她可运气好,一来就碰上出国旅游这种好事儿。
苏成一听,兴趣更浓了:新来的,叫什么名字啊? 蒋岚。
苏成也跟着默念了一遍,脸上绽开了笑容。
晚上,陆小青非要苏成留在她的房里,可苏成不知道怎么了,在和陆小青亲热的时候,他满脑子都是蒋岚的脸。从陆小青身上滑落下来的时候,他竟然呼出了她的名字。
亲爱的,你怎么了?陆小青好像并没有听清,问了一句。
苏成胡乱搪塞过去,伸手去摸床头的烟,可发现忘在了自己的房里。于是,他歇了一会,就披上大衣出去了。
刚一出门,他的视线里就钻出来一团红色,定晴一看,还真是蒋岚。而此刻,她的身体正被一件火红的连衣裙包裹得起伏有致,看得苏成都面泛潮红。
原来,蒋岚就住在他房间的另一边。此时,她转身关上门,然后又在门缝上贴了一张纸。等她消失在了走廊边,苏成才迈过去,伸手摸了摸那张薄薄的纸。他知道,要是谁打开门,纸就会被撕裂,而蒋岚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这样一想,苏成倒越来越好奇了,心想:这个女人我吃定了!

门被一只手关上了,屋子里顿时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似乎除了灯没开之外,连窗帘都紧紧地拉着。顾昭有些不适应,他刚想伸手按下门旁的开关,就被另一只手按住了。
这只手纤细柔软,是一只女人的手。她握住他的手,然后往上摸索,滑到他的肩膀、脖子、后背。轻柔而充满了情色意味。顾昭猛地抓住了她,搂过她纤细的腰。没错,正是程雪。她的腰肢是他见过的最细最软的。她以前是学舞蹈的,后来结了婚之后才当了全职主妇,但是她不愿自己变成一个黄脸婆,每日坚持练功,身材丝毫没有走样。而今晚,她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伊娃闭上眼睛,将脸伸过去。

他了解过他的历史,并不光彩,但也说不上罪大恶极。

这家打着高端旗号的娱乐会所,是c城的老字号。全c城的人都知道这里的女孩身材好,长得美,会说话,学历高,每晚停在会所门口的高档车足以挡住整条锦花街。伊娃身为这里的头牌,自然夜夜笙歌,连姨妈日也没有落下。众星捧月,花团锦簇,只是看上去的热闹,脱下华服锦衣也不过是在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娼妓,靠密而不传的房中术和精湛的演技满足男人愚蠢的自尊心与征服欲,让他们心甘情愿拿出更多的真金白银。伊娃着实是有些累了。

图片 1

伊娃从会所消失了。指明要找她的客人在看到新来的女孩之后也松开了揪着领班衣领的手,露丝也像从前哄伊娃那样哄着新来的姑娘,曾经大热的伊娃就像时间一样消失在昨日的霓虹。

“也就是说,和我在一起的是徐慧?”
“没错。”
“她为什么要杀了程雪?”顾昭想了一会儿问。
“其实她一直都恨着程雪。她们是高中同学,从高中开始,程雪就一直比她受欢迎,学习也比她好,一直到后来,她喜欢的男生都喜欢程雪,她早就对她有了杀意。程雪嫁给蔡英明之后,因为她经常遭受暴力,这让她觉得世界平衡了些,但是后来,程雪怀孕了。如果她生下了蔡英明的孩子,可以预见以后会越来越好。她终于无法克制自己的嫉妒心,对她下了手。”
“女人真可怕。”顾昭叹了口气,他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有些恍惚。
“没错。”陈洛喝干了酒杯说。

伊娃斜睨他一眼,将手里的烟闲闲碾灭。

她不定时地约他,一周最少见面两次,而地点也都在宾馆。他们一见面就是上床,程雪虽然表面上斯文干净,但在床上却很是放得开,各种姿势都驾轻就熟,顾昭甚至都怀疑,那个男人把这样的妻子扔在家里也能放心,这心也太大了。

伊娃没想到再一次看到她,是在5年后的今天。那个样貌清秀的女人,现在坐在王先生身边,拿着一杯酒和他低声交谈。伊娃有一瞬间的晕眩,随即脸上像被酒精焯过一般,滚烫火热。露丝招呼伊娃坐在女人身边,又寒暄了几句,退出了包间。

徐慧拖着行李从公寓里走出来,她戴着一副墨镜,匆匆走到路边,想要招手拦一辆出租,陈洛走到她身后,叫住了她。
“徐小姐,你去哪儿啊?”陈洛笑着问。
“啊,我出去度假。”
“你应该有工作吧,突然去度假?”
“对,我跟公司请了假。不好意思,我要走了。”徐慧说着就想离开,却被陈洛抓住了。
“杀了人所以要走吗?”
“你说什么?”徐慧脸色变了。
“你的好闺蜜怎么都没想到是你杀了她吧。”陈洛说。
“你不要血口喷人。”徐慧惊慌失措地说着,猛地甩开他就走。一辆车突然急刹车在她面前,车门打开,林森走了出来,他点着一根烟冲她一笑。
“徐小姐,我们去警察局说清楚吧。”
徐慧脸色煞白,行李箱脱离她的手心。

露丝无可奈何的拿起桌上的喷雾朝伊娃脸上喷去,随即给她抹上隔离霜。

“表面上很好,实际怎么样谁都不知道。现在的女人,还不是看谁有钱就跟谁,不管对方长得多丑、多龌龊,只要有钱就行了。这个女人以前不过是个小职员,穿着100块钱的衣服,嫁给蔡总之后,地位也不一样了,谁见到她都要叫一声蔡太太,身上穿的衣服最便宜也是千把块钱,去一趟欧洲旅游,花了几十万。女人啊,只要长得漂亮,总有机会,如果我是女人,我也愿意呢。”

伊娃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跟她走进酒店房间的时候,就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脸上也是像现在这样烫,呆愣愣的看着她脱下藏青色的大衣,露出里面的白衬衫。有那么十来分钟,两个人只是无声的看着对方。她更多的,是戏谑和玩味,而伊娃则是呆愣:从来没有和女人做过,接下来要怎么样?倒是她率先走过来,抓起伊娃的手,调高一侧眉毛问道:“怎么这么凉?”

门铃响了三四声,他听到门后传来锁链响动的声音,接着门啪嗒一声,开了。屋子里一片黑暗,没有人迎出来。

6

陈洛看着手里的照片,那是一个惹人注目的美人,一双清澈的眼睛,眼角微微上挑,带着一种妩媚的邪气。他放下来,拿着望远镜看看远处的别墅。

伊娃坐在会所漆成粉红色的员工休息室,无所事事的抽着烟。对面大的化妆镜映出她涂了一半脸妆,大红的唇色衬得她蜡黄的小脸有些黑。周围的女孩们叽叽喳喳出来进去,领班来叫了她三次她都无动于衷。

陈洛又一次去见了顾昭,随着审判日期日近,他看起来烦躁不安,在拘留所的日子也并不好过,脸上带着新伤。
“你什么时候才能查到真相,我真的在这里呆不下去了。”顾昭都快哭出来了,他从来也没吃过这种苦,几乎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我想让你再回忆一遍那天的情形。”陈洛说。
“我不是都告诉你了吗?”
“你再想想。”
顾昭无奈地又说了一遍。
“你确定那天晚上,和你在一起的女人是程雪?”
“应该是吧。不然怎么可能会是别人?”
“但是你说当时很黑,你根本看不到。”
“是的。你觉得有可能那个人不是程雪?”顾昭睁大了眼睛。
“有这个可能性。你有没有觉得她有哪里不太一样?”
“我觉得差不多,只是,似乎瘦了一些。”
“她没说话?”
“对。”
“为什么?”
“不知道。可能她不想说话,我也碰到过这种,所以如果她们不说,我从来不问。”
“那你就没办法判断,那天晚上的女人,究竟是不是她了。”陈洛慢慢说。
“你有想法了吗?”
“有一些了。”陈洛笑了笑,“这似乎是意外的一件简单的案子呢。”

接下来的场景伊娃有些记不清了。只记得整个人在升空,身体像初夏刚成熟的坚果,被一串雨露敲打突然裂开,瞬间就灌满了外界带着凉意的风,还有些稚嫩的果肉被风推着,撞开另外一侧的硬壳,湿漉漉的带着新鲜气味,又被另外一阵风抛到了高处。明明暗暗混混苍苍之中,伊娃听到自己的呼吸和她的混在一起,像潜入雨夜的昏黄光线,又像碳酸饮料细密的气泡,一点一点蚕食她瓦解她,最后都融在一滩温软的春水里。在昏过去之前,伊娃听到她抱着她的身体,喃喃的说了一句:伊娃。

男人转了个弯,陈洛慢慢走过去,却发现他就站在巷子里,面对着他。
“为什么跟着我?”他沉声问。
陈洛惊讶之后,问:“是你杀死的程雪吗?”
“程雪?”
“就是蔡英明让你杀死的那个女人。”
“哦,是她啊。我杀了她又怎么样?”
“为什么他要让你杀了她?”
“这个你要去问他自己。”
“但是你害得一个无辜的人坐牢。”
“那跟我没有关系,要怪就只能怪他命不好。”
“真的是蔡英明让你去杀人的吗?”
“你觉得呢?”
“我一直有点不明白。”
“什么?”
“你那天是怎么杀了她的,你明明根本没有进去那个房间。”
男性嗤的一笑,“我自然有我的方法。”
“可以告诉我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如果你不告诉我,我就只能把你抓起来送到警察局了。”
“就凭你?”

会所里每年来来去去的女孩子加起来几百人,像伊娃这样长期呆在一个地方又经年霸占业绩第一的少之又少。在这几年里,也不乏痴情的想救伊娃出火海,为她赎身从此清白身家,伊娃也都是一笑了之,继续自己的皮肉生涯。闲来伊娃想到这些人总会觉得好笑,文明社会,去留随意,他们还真把自己当成救世主了?会所唯一和伊娃关系比较亲近的露丝侧面问过,伊娃只懒懒的剥了一颗荔枝,塞到自己嘴里说到:“是走是留我自己说了算,其他人没资格。”

“那程雪呢?他们俩关系怎么样?”

3

有一次,他们上完床,程雪靠在他身上,抚摸着他有力的胸肌,说自己的丈夫似乎听到了些风声,最近回家比较勤了,可能见面的机会就不多了。

露丝带着伊娃来到包间门口,推门之前露丝转过身仔细审视伊娃脸上的妆容,低声说到:“小乖乖,乖乖的啊。”然后打开了门。

image.png

2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