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翻译及赏析,李持正简介

柳宗元集,李赤简介

李澄之简介,中国新闻史上牺牲的最着名烈士

李澄之
,原名李澄,字若秋,又名王若松。临沂城人,出身自由职业者家庭。1950年加入民革,历任民革第三届中央委员、第四届中央常委。其父李光仪为早期同盟会革命志士。

李竹如,原名李贻萼,字世华,又名一凡。1905年1月5日出生于山东省利津县庄科村一个农民家庭。他先在家乡读完小学,1922年到1925年,在惠民四中读初中。这时,王烬美、邓恩铭等共产主义分子在山东各地宣传马克思主义,建立党组织,李竹如在这里开始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

图片 1近代人物

李澄之早年是“五四运动”的健将,参加过国民党、参加过北伐战争;大革命失败后,他脱离国民党,为民主事业冲锋陷阵。他追求真理、谋求中华民族的解放,在“九一八事变”后逐渐认识到: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他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抗日救国、坚持民主团结,长期奋斗在山东地区,为国家的独立、民族的解放,为新中国的建立和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1925年春节,李竹如回家过年,他在自己家的大门贴上了“马列传天下、世界要大同”的对联。这副与众不同的对联,引起乡亲们好奇的议论。虽然人们陌生,但是马列主义毕竟第一次来到这个偏僻的农村。这年夏天,李竹如在惠民四中毕业后,到南京东南大学附中读高中,后来由于学校停办,又进入济南正谊中学读书。

莫怀生平

他的夫人隋灵璧评价说:“他是平凡而坚强的人,他在政治风浪中翻滚了四五十年,曾经触过礁碰过壁,而总是顽强地战斗着,直到找到党,找到真理,决心为党为真理去奋斗。”

1927年春,蒋介石发动了反革命政变,无数共产党员和进步志士惨死屠刀之下,一些意志薄弱者纷纷脱离革命队伍。在这样的白色恐怖下,李竹如却毅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和正谊中学的进步青年朋友,集资办了一个油印的《竞进》周报,从此开始了他的革命生涯。

莫怀在广东遂溪中学读书时,正值“九·一八”事变,日寇侵占我国东北三省,莫怀和同学们一起勇敢投身抗日救亡运动。当时莫怀对国民党采取对日妥协、对内反共的政策十分不满。参与并组织领导了几次罢课斗争。特别是1934年下半年,反对学校当局无理开除学生的一次罢课,时间长达两个多月,遂溪反动当局甚为震惊,出动军誓包围、监禁莫怀所在班级达半月之久。学期结束,学校当局把莫怀等几个学生运动领导者的操行硬定为“丁等”,并将他们开除出校。广大学生对此十分愤慨,更加英勇地进行斗争,最终迫使学校当局收回开除莫怀等人的成命,学生运动取得了胜利。

1生平简介

1928年,济南发生了震惊中外的“五三”惨案,李竹如亲眼目睹了日军残杀中国军民、奸淫掳掠的暴行,他悲愤地离开被日军侵占的济南,回到家乡利津。

初中毕业后,莫怀因无钱继续升学,来到安铺小学当教师,为教育青年,团结青年,他在安铺发起组织有四、五十人参加的青年读书会。通过学习《大众哲学》、《三民主义概论》等进步书籍,莫怀接受了进步思想,开始追求革命。1937年,莫怀到雷州师范读书,这期间,他积极拥护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十大纲领》,组织一批进步学生积极投入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底,雷州师范学校停办,莫怀经卜国柱介绍,到遂溪青年抗敌同志会工作。1939年2月,莫怀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11月,莫怀受党组织委派,回廉江领导青年抗敌同志会工作。1940年2月,中共廉江县委成立,莫怀任宣传部长。这期间,莫怀亲自发动农民支援青抗会,抗议当局无理解散青抗会,有力回击了反共逆流。莫怀还经常到廉中、安中、文中及太平中学活动,发展党组织,指导进步师生对学校当局进行有理、有利、有节的斗争。1941年,国民党反动派掀起反共高潮,莫怀按照上级指示,布置各地党员分散隐蔽,坚持地下斗争。同年三月,莫怀改任廉江县委组织部长,按县委决定,负责指导各地党组织在农村中放手发展党员,并普遍举办民众夜校,组织读书会、农会、妇女会等。

1916年,李澄之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

这时,日本人占据济南,军阀张宗昌已经逃走,而蒋介石的军队尚未接收山东,山东的一些偏远县城一时成为空白地带。李竹如利用这个机会,在利津发动群众宣传抗日,并针对县财政局长纪鹗元的恶行,提出“打倒土豪劣绅及大恶”的口号,张贴出“打倒封建地主,取消苛捐杂税”的标语。他团结了一批进步青年,经常在县城文庙东厢房里集会,一个反帝反封建的群众运动在利津县兴起。

1943年3月,日军入侵广州湾,中共南路特委机关转移到廉江三合乡、新屋村、石岭陀村,莫怀负责特委的联络员工作。同年七月,莫怀任县特派员。

1919年秋考入北京师范大学英语系。

但时隔不久,国民党反动势力在利津掌了权。他们排除异已,镇压进步人士,关上城门抓人。李竹如被列在捕人名单中,幸亏几位乡亲用绳子将他从城墙上吊下,逃出城外才免遭被害。他再次来到南京,考进中央大学法学院政治系学习,在这里,他一边读书,一边从事革命活动。

1944年,日军先后入侵安铺、廉江,国民党军队不战而逃。莫怀根据特委的指示,发动党员和革命积极分子多方筹集枪枝弹药组建抗日武装队伍。年底.南路持委领导南路抗日武装起义,莫怀任南路人民抗日解放军第一支队洪荣大队副大队长。他亲自到坡脊村组织起义。智擒国民党廉江党部书记长陈熙晟和太平乡乡长吴彩文,后来,南路起义受挫,特委组织主力部队西进合浦,莫怀率领留下的队伍转战于廉江、遂溪、博白地区。

1923年毕业后留校任助教并任英语讲师。

1931年九一八事变发生后,全国各城市学生请愿、罢课、示威等抗日爱国活动风起云涌。李竹如积极投身到这场轰轰烈烈地抗日救亡运动中,他努力从事发动和组织群众的工作,党支部的会议经常在他居住的那间校外平房里举行。

1945年2月,南路特委在博教村召开会议,总结起义的经验教训,决定在敌人后方建立抗日根据地,开展游击战争。莫怀率领杨君群、林敬武、涂明、莫练等同志,深入新塘、曲界一带敌后地区,发动群众,建立敌后革命根据地。3月,新塘抗日联防区成立。5月,在新塘成立南路抗日人民解放军第三团,莫怀任团长。8月,日本投降后,第三团抽出一个营参加南路解放军组建的主力部队西征。莫怀率其余队伍,从遂溪回到廉江坚持开展斗争。

1924年,加入中国国民党。同年夏,利用国民党的关系,掩护从法国回到北京的陈毅。

中央大学和南京各学校的学生,与从北平、上海、天津等地前来请愿的学生携起手来,涌向军警林立的国民党中央党部,冲进戒备森严的南京卫戌司令部,捣毁了诬蔑抗日救亡运动的中央日报馆。南京国民党当局惊慌万状,竟下令对群众的爱国行动实行严厉镇压,他们还勒令中央大学等校停课,提前放假。时任南京中央大学地下党支部书记的李竹如,回山东尚未返校时,南京中共地下党组织遭到敌人破坏,市委负责人和中央大学的几位党员相继被捕。李竹如已无法在南京立足,只好暂时到山东省立济南第一乡村师范学校任教。当时,济南一乡师党的力量很强,中共山东省委和济南市委的许多负责人,都是从这个学校的共产党员中选拔的。李竹如一面在这里教书,一面准备出版报纸,进行革命宣传。他们为报纸起名为《今报》,并找好了办报地址,但不久,白色恐怖笼罩了济南,国民党又在济南大肆逮捕进步师生,查禁进步报刊,一乡师地下党组织遭破坏,《今报》未能出版。李竹如只得去上海暂时躲避。

1946年4月,莫怀奉上级命令随东江纵队北撤山东。1949年2月,从山东烟台回到广东,10月,任中共粤中地委委员兼财委副主任。

1926年6月,赴武汉参加北伐战争,历任国民革命军第三军九师三十六团、二十五团党代表,武汉军政学校政治教员、武汉政治分会组织部干事、汉阳兵工厂党务指导委员会常务委员。
不久,因发表反蒋言论被撤职并开除党籍。

1932年8月,骄阳似火。李竹如偕妻子季华风尘仆仆由上海回到山东,到平原的山东第五乡村师范学校任教。当时在五乡师读书的大都是贫苦农家子弟,爱国热情很高。李竹如在该校用李一凡的名字与在这里任教的共产党员马霄鹏一起用公开的和秘密的方式,传播马克思主义,宣传抗日救亡,揭露蒋介石的反动面目。

莫怀履历

1929年9月,回北师大任教,与张郁光等人联合华东几省的国民党左派成立“大同盟”。陈果夫以无锡、镇江等县县长的职位拉拢他“归顺”,被他断然拒绝。

为了更好地帮助学生们学习马克思的经典着作,李竹如经常通宵达旦地工作,他自编讲义和教材,对引用的马克思、恩格斯和列宁原文作出详细的注释。他学识渊博、思维敏捷,加之又有很好的口才,上课时常常离开书本讲述一些生动活泼的事例,开阔学生的眼界,因此大家都很愿意听他讲课。

新中国成立后,莫怀历任粤西行署工商处副处长,行署秘书长、粤西行署第二副主任、中共粤西区党委常委、中共湛江地委副书记兼专员、中共湛江地委第一书记、广东省侨务办公室副主任、省华侨农场管理局党组书记兼局长、省侨务办党组副书记等职。1980年4月10日,因病在广州逝世。

“九一八”事变后,开始与中共北平地下党组织负责人周怡密切接触。“七七”事变后,任国民党第一集团军司令部秘书。

李竹如除在课堂上宣传革命思想外,还在学校内组织思想进步的学生成立读书会,引导大家阅读马列着作和其他革命书刊。在李竹如的指导帮助下,读书会办得很兴旺,不久便发展到20多名会员,并建立了核心小组。会员自愿捐钱买书,互相轮流借阅,会员们阅读的书籍,主要有《资本论大纲》、列宁的《国家与革命》、苏联小说《铁流》、《母亲》以及鲁迅、郭沫若、茅盾、邹韬奋的文章或小说等。

1938年8月,任国民党山东省战地教育督导员兼省属第四联合中学校长。

这时,在李竹如的指导帮助下,平原五乡师建立了党的组织,培养马诚斋、张一粟、赵波、高峻岳等一大批进步学生走上革命道路。

1939年7月,任山东国民抗敌同志协会主任委员。

李竹如在平原乡师站住脚以后,又在济南和友人创办了《新亚日报》。除担任教课以外,他又担负了报纸的编辑和撰稿,经常往返于济南、平原之间。后来干脆放弃教书,专门办报。在国民党的白色恐怖下,他利用这份报纸为人民呐喊。他曾用过许多笔名,在报上发表文章,揭露和抨击国民党的黑暗统治与“攘外必先安内”的反动政策。后来,由于国民党的破坏,李竹如离开《新亚日报》,转赴上海。他在上海文化界一些朋友的支持下,在法租界萨坡赛路兴业里22号租了一间旧式的底层统厢房,又办起了一个四开、铅印的《文化报》。着名教育家蔡元培为该报题了报头,李竹如担任报纸的主编。报社工作人员除一名做事务的雇员外,都是早年入党的革命知识分子。李竹如组织大家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坚持办报,他经常夜以继日地工作。每期报纸都有他写的社论、评论和连载文章。该报用大量篇幅介绍了鲁迅、郭沫若、茅盾、巴金、丁玲等几十位进步作家。鲁迅先生逝世时,李竹如亲自写了记述鲁迅先生葬礼的长篇报道,在《文化报》连载。《文化报》虽然出版时间不长,但它受到了广大青年读者的欢迎,除在上海销售外,还发行到北京、山东、山西、江苏、河北、河南、陕西等地。山东不少县城的学校都订了这份报纸。

1940年6月,国民抗敌同志协会建立抗敌自卫军,
任政委。在山东省第一次各界代表联合大会上,被选为山东省战工会委员、副首席组长,山东省临时参议会参议员、山东省民众总动员委员会主任。

1937年8月13日,日本侵略军向上海大举进攻,李竹如被迫离开上海,奔赴延安。他几乎没带什么行装,却带了一简蜡纸,一块钢板,还有一支刻字的铁笔。一路上,敌机轰炸,铁路、公路交通中断,他步行到了蚌埠,并在路上把一些知识青年吸收到自己身边。他把党的抗日救国的主张油印成传单,沿途散发。他把结伴而行的知识青年变成了一支宣传队。他们经过江苏、安徽、河南进入山西,这支队伍也像滚雪球般越滚越大。

1941年11月在日军对沂蒙山区的大“扫荡”中被俘,后经组织营救出狱,任山东省战工会副主任委员,兼任建国学院副院长。

当时的山西,正成为全国瞩目的战争舞台。一边是潮水似溃退的国民党军队,一边是大踏步奔赴抗日前线的八路军。李竹如在晋东南,遇上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一二九师部队,他便留了下来,做民运工作,在和顺县一带发动群众。1938年,党分配他担任晋冀豫区党委机关报《中国人报》社社长。在报社,李竹如除亲自审稿撰稿外,还负责校稿、付印。在《中国人报》从油印、石印改为铅印时,朱德总司令和北方局的负责同志曾亲到报社祝贺。在大片国土沦陷的岁月,《中国人报》是一面大旗,是中国人在强虏面前决不低头、决不弯腰的象征。

1945年夏加入中国共产党 。

1939年1月1日,《中国人报》社与《新华日报》社的一部分同志合并,出版《新华日报》,李竹如任副总编辑。不久,他又在朱瑞倡议下创办太行文化教育出版社,组织出版了《辩证法唯物论》、《论持久战浅说》等书籍。他还主持并与张磐石等创办了反映抗日根据地军民斗争生活的综合性刊物《抗战生活》。这些报刊书籍的出版,对于宣传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教育人民,鼓舞人民,打击日本侵略者及其他反动势力,起了非常巨大的作用。

1945年8月山东大学成立,任校长。12月以中共代表团顾问名义,赴重庆参加政治协商会议。

同年5月,以徐向前为司令员、朱瑞为政治委员的八路军第一纵队开赴山东,由于李竹如是山东人,熟悉山东情况,中共中央北方局调他到第一纵队,先后担任秘书科长和民运部长。

1946年春,随周恩来率领的中共代表团到南京工作。7月回到山东,任山东省人民政府委员、山东大学校长。济南解放后,任济南市军事管制委员会文教部长兼济南市教育局局长。

故乡的土地、山川依旧,却满目疮痍。在日本侵略者占据的城市和铁路线上,高悬起太阳旗,齐鲁大地笼罩在恐怖的阴影中。

新中国成立后,先后任山东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协商委员会副主席兼秘书长,山东省第二、
三届政协副主席,民革山东省委员会副主席、主席等职。

国民党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不战南逃后,蒋介石又派沈鸿烈收罗留在山东各地的国民党残余,打着抗日的旗号,干起反共的勾当。一些地方土顽也在拚命拉山头,扩充自己的势力范围,斗争形势错综复杂。在这种情况下,如何把千百万群众齐集在抗日旗帜下,团结在党的周围,共同抗击日本帝国主义,是李竹如主持的民运工作的主要任务。其间,在鲁中、鲁南、滨海农村,都留下了李竹如的足迹。他吃在群众家,住在群众家;他熟悉农村的道路,熟悉农家的门扉,交了许多知心朋友。他非常了解群众的需要和群众的利益;他不满足于一般的宣传鼓动,特别重视具体实际的工作;善于抓住各种时机,动员和组织群众,为争取党和民族的利益而斗争。经过不懈的努力,山东的抗战局面有了明显改观,罗荣桓、陈光率领的一一五师陆续开进山东,游击队员的身影活动在山岗上、青纱帐里,军民携手给入侵日寇以沉重打击。

1954年9月起,当选为第一、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

1940年,是山东抗日根据地建设取得辉煌成绩的一年。在这一年里,李竹如为建立山东抗日民主政权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他是山东宪政促进会筹备会的发起人之一,并具体负责筹备工作。在山东宪政促进会成立大会上,他被选为执委、常委和组织部长。1940年7月,山东党政负责人和山东各地区选派的代表共300余人,举行了盛会,复选国大代表,成立山东省参议会,成立山东省抗日民主政府——山东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成立山东各界救亡群众组织。李竹如是大会主席团成员,具体负责大会的组织工作,并在会上作了题为《战斗中的山东人民》的长篇报告。在这次联合大会上,他当选为山东省参议会参议员和秘书长,还当选为山东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的委员和文教组负责人。山东全省的工农、青、妇、文化等各界救亡组织成立了。山东3800万同胞第一次组织起来,攥成一个拳头,共同对付日本侵略者。李竹如还担任了山东省文化界救亡协会会长和山东各界救国联合总会的常务委员。在担负上述一系列工作中,显示了他一个革命组织家的才能。

1955年2月至1966年3月,任山东省副省长。

从1940年春天开始,李竹如担任了中共山东分局的宣传部长,并且继续兼管一段民运部的工作。他主管宣传部以后,特别重视报纸宣传工作,亲自兼任《大众日报》社社长。《大众日报》是山东分局的机关报,创刊于1939年1月1日。当时报社工作人员多是年轻人,缺乏经验,李竹如亲自抓编辑、记者队伍的建设,抓报纸采编、版式设计工作的改进。从1939年到1942年的《大众日报》上,登载了李竹如署名的许多文章。这些文章,有的是在沂蒙山区农家的油灯下写成的,有的是在凛冽寒风中呵开冻笔写就的。李竹如一直保持着抗战前在济南、上海办报时的习惯,无论什么时候都亲自执笔写文章。当时,《大众日报》上的许多重要社论和评论都是李竹如亲自撰写的。1940年9月1日,李竹如为纪念“九一”记者节发表了《光荣的历史与光荣的任务》一文,文中强调:历史上从来没有无立场的记者——新闻记者应站在抗战和进步的立场上,接受党的领导,担负起光荣的时代责任。他不但亲自领导《大众日报》社的工作,还担任新华社山东分社的第一任社长,非常关心、热情指导山东各地的报刊工作。他在分局宣传部中指定专人负责阅读各地的报纸,了解情况,发现问题,及时指导。山东的宣传文教工作,在中共山东分局的统一领导下,在李竹如和宣传部的指导推动下,在艰苦的战争岁月,发挥了动员群众、鼓舞群众的巨大作用。

2五四弄潮

在1941年冬季日军大“扫荡”中,山东抗日民主政权——山东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陈明不幸牺牲。李竹如接替陈明担任山东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秘书长,负责省政府日常工作,有一段还兼着山东分局宣传部长和调查研究室主任。4月间,刘少奇受党中央委托到山东视察工作,对山东工作作了重要指示。李竹如根据分局关于实行减租减息开展群众运动的指示,亲自深入农村蹲点,进行调查研究,参与制定了一系列贯彻中央指示的文件,使山东的各项工作取得非常明显的起色。

李澄之父亲李光仪,是名前清秀才,曾被选为官费留学生,赴日本东京法政大学攻读(后来由于追随孙中山先生从事革命活动,被日本当局以违反留学生规则而遣送回国)。1905年李光仪在日本加入同盟会,曾任中国同盟会山东分会会长,为推翻封建帝制、建立民主共和做出了贡献。在这样家庭的影响下,李澄之从小就树立了反对帝制、争取共和的民主思想。在清王朝还未覆灭的年代,他就坚决不蓄发留辫,被人称为“李秃子”。

正当风华正茂的李竹如为山东人民的解放事业大展鸿图的时候,在1942年11月2日的对崮峪反“扫荡”战斗中,他被日军罪恶的子弹夺去了生命。李竹如的牺牲,令山东军民十分悲痛。1943年5月4日,山东各界举行了追悼大会。《大众日报》头版以半版篇幅发表了中共山东分局书记朱瑞的《纪念李竹如同志,开展山东民主文化工作》的悼文。延安《解放日报》也在头版刊载了追悼大会的消息。李竹如故乡父老,为失去这样一个优秀的儿子而悲痛。为了缅怀他,中共利津县委、利津县人民政府为李竹如烈士建立了墓碑,雕制了塑像。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徐向前元帅专门为墓碑书写了碑名,并题词赞颂“李竹如同志是我党宣传新闻战线上一位杰出的组织者和活动家”。

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时,李澄之正在济南山东省立第一中学读书。消息传来,济南各界人民纷纷走向街头,声援北京学生,抗议北洋军阀政府的卖国行径。李澄之带领同学们上街示威,高呼口号,反对卖国的“二十一条”,并作为学生代表向政府请愿,被反动当局扣留关押。济南各校学生闻讯后,激于义愤,自发上街深夜坐地示威,终于迫使当局将李澄之等人释放。后来,李澄之还作为济南学联会代表,参加“山东各界请愿团”到北京请愿,坚决反对北洋军阀政府在巴黎和会上签字。

“五四运动”高扬起民主与科学的大旗,使马克思主义在中国广泛传播。新思想影响了那个时代的有识之士、影响了李澄之。同年,李澄之中学毕业,考入北京高等师范英语系,1923年毕业后留校任英语系讲师。在北京求学期间,李澄之更加积极地参加各种爱国运动。

1924年1月,孙中山先生改组国民党,实行“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国共开始第一次合作。不久,李澄之加入中国国民党,积极从事社会政治活动。同年夏,他利用国民党党员的身份,掩护了刚从法国回到北京的陈毅同志。新中国成立后,陈毅曾对人说,“我那时从法国到北京,是李澄之利用市党部的关系作掩护,我才在北京待下去的。”

1926年3月18日,中共北方区委同国民党北京特别市党部等60多个团体、80余所学校约计5000余人在天安门举行“反对八国最后通牒国民大会”,抗议日本帝国主义的军舰侵入大沽口、炮击国民军及美、英、日、法、意、荷、比、西等8国无理通牒中国的罪行。李澄之随同学们一起,与各界群众共同走上街头,当队伍来到铁狮子胡同段祺瑞执政府门前时,预伏的军警竟开枪射击,打死47人,伤200余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三一八”惨案。死难受伤同学的鲜血,染红了李澄之的棉袍,但也更加坚定了他的革命意志。

1927年,国民革命军北伐光复武汉后,李澄之于离开北师大到武汉参加北伐,历任国民革命军第9师26团、25团党代表,中央军政学校武汉分校政治教官,汉阳兵工厂党务特派员,山东省党部常务委员等职。

相关文章

No Comments, Be The First!
近期评论
    功能
    网站地图xml地图